免于感动的自由,不想再闻洋葱了

在很多人看来,如果没有极大的虔诚,冯小刚是不敢来揭这个尘封了三十多年的伤疤的。更何况,这是他并不擅长的生活苦情片,搞不好就会弄成“天崩地裂!我那苦命的娘命运选择后的三十二年”之类的知音体电影。美国的国难片,比如反映911事件的《93号航班》和《世贸中心》,到后来总有一个固定的套路,个人或者小群体的英雄主义总是会半遮半掩的被推上前台。没有人觉得美国人的聚焦点不对,“渴望英雄”在美国是一种很主旋律的东西,这是一种政治正确的导向,英勇而无畏的美国人民总是会战胜各种灾难,继而奋发图强,走向新时代。

漫侃《唐山大地震》:冯小刚超越张艺谋...
文三错
20100726

      这部据说冯小刚耗费十八年心血的电影。它讲述的国难内容,让人产生沉默的无力感,尤其是在我们这个历经上百年屈辱近代史的国家。国难因为太沉重太黑暗,总让人仰望敬畏却不敢碰触。
     其实我并没有太多期待,看到徐帆主演,不由让人想起《唐山大地震》,冯小刚擅长拍家庭伦理苦情剧,而且是太擅长了,生生把那么有用武之地的天地委屈成展现自己煽情技术的小房间,白白糟蹋难得的机会和题材,1942和唐山在这点上颇似,徐帆张国立冯远征等老戏骨,惨起来令人发指,就差拿根洋葱搁你鼻子底下逼你流泪。哭吧,中国人看中国人受苦,哭是应该的。
     伤疤是用来铭记和抚平的,不是一遍遍揭开给人观赏的。看的伤疤多了,心肠自然也就硬了。片子里日本轰炸机留下的大片人体四肢,野狗啃食饿死的尸体,日本军官用刺刀穿透张默后脑,这些镜头有必要吗?一定要这样惨才能激起观众的反响吗?我国观众同情心的阈值这样高吗?似乎日本人残杀中国人的画面总能激起国人强烈反映,导演们把这招屡试不爽。我不由想起《金陵十三钗》,日本人强暴妓女的镜头,其景之赤裸其形之惨烈,让人心生恶寒,厌惧人类有如斯罪行。实在不明白这些镜头有什么正面意义,别跟我讲尊重历史,这是对观众不尊重。仗着我国电影不分级就无顾忌的打暴力擦边球。也许我老了,总想着小孩子看到会不会害怕,反正我有小孩的话不会带他看这种电影的。至于天生有暴力凶杀欲刻意追求电影阴暗面的家伙不作讨论。冯小刚注定学不了文艺青年如李安《少年派》之流,以善度恶,将希望和美好留给观众。
     1942讲的故事很全面,把那个饥荒大背景下几乎所有人所有发生的事都讲到了,但是每类人中挑少数代表来表现的方法冯导似乎还不够炉火纯青。托原著作者刘震云和演员讲河南话的福,徐帆张国立等所表现的人民群众该有的都有了,但就是太过性情略不自然。陈道明李雪健段奕宏代表的社会高层很有范儿,太有范儿了,看得我不爽。张涵予的神父依稀带着三分宋江的味道,天真执着不起来,腹黑不下去,刻意在那个时代强调宗教意义,稍稍不伦不类,两个洋明星也不知花钱请来演了什么,难道仅仅是剧情需要?还是迎合洋人口味与世界接轨。最出彩的倒是二线演员和那些知名群众演员,范伟这次没让人发笑,因为他演了一个汉奸。
     1942在某些方面很成功,他直白的讲了那一年的河南大旱,蝗灾,三千万人的灾难,各个阶层的态度和做法,贪官如何贪,当兵的如何只顾自己,军民的冲突,死亡人数如何被隐瞒,蒋公如何不作为。这次没有逃避,没有掩饰,把能将的都讲出来,看完后观众对七十年前先辈们经历的苦难有了全面的认识,知道了三百万中国人如何饿死,仅从这点讲,冯小刚都值得被赞扬。
     冯导拍这部电影肯定是很诚实很用心的,起码对他自己来讲。尽管表现手法太过黑暗血腥,尽管苦情戏拍的过了,尽管依然跳不开国产国难片的框架,导演个人风格太淡,但冯小刚毕竟把这么一部片子拍出来了。
      其实我吐槽的只是电影。国难片,多么让人难以接受的词语,似乎这个国家的痛苦已经多到商业化。近代百年的历史总是太沉重太悲壮,我们的先辈承受过太多苦难。看电影时觉得自己的生活很幸福,觉得应该铭记那段历史。前车之覆,后车之鉴。也许我们该做的,是从往事汲取教训,避免天灾人祸的再次发生,毕竟,1942并不仅仅是因为党国,那只是唯一可以被罪责的对象。
     总有人看电影时想骂小日本我XXX,因为我们民族近代的苦难多与这个岛国有关。可是客观事实不会因为人们的情绪改变,当蒋公把人民当包袱甩掉时,日本人用军粮收买灾区人民,无论如何有一部分中国人因此获救,生命和尊严我不知道哪个重要。当穿在刀尖的馒头伸到濒临饿死者面前时,会有几个人宁死不屈呢?或者说,贪生怕死,有错吗?
金沙澳门官网下载app,     要灭亡一个民族,先要消灭他们的历史。我们先辈经受过的一切都给了我们宝贵的财富。我们可以把南京大屠杀的人数仅仅精确到万位,可以隔三差五上演名为抵制日货实为发泄私愤的无聊戏码。但重要的是我们要记住那一段段快要被遗忘的发生在这片热土上的历史,去做一个勇敢的中国人,热爱这个国家。
    最害怕像电影的末尾,老人说那么糟心的事,写它图什么呢?

        
        《唐山大地震》上映前不久,冯小刚曾在对媒体发言中公然把那些看了他的电影不感动的人与去幼儿园砍孩子的杀人凶手作类比。宣传造势也好,倾泻积愤也好,冯导矛头所指的无疑主要是那群以独立文艺青年自居,专爱鸡蛋里挑骨头的影评人。在冯导看来,批评就是否定,否定就是不尊重,不尊重我就是不尊重普通观众的感受,不尊重是个道德问题,有危害社会安全的嫌疑——或许就是从这样的逻辑中,冯小刚发现了这些批评他的电影的人和幼儿园砍孩子的人之间的共同之处。
        诚然,导演与影评人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但大概没有几个导演敢于像冯小刚这样要把批评赶尽杀绝,急切地让所谓普通观众的反应盖过一切理性的分析和冷静的评价的了。即便只是为了宣传造势起见,敢于这样说,体现的也是这位前内地票房冠军如日中天的权势和目空一切的心态。而它唯一的基础,就是占据道德制高点之后,凭借其强大的话语权对任何草根的、独立观点的压制和羞辱。这显然很缺乏风度,也十分缺乏自我反思精神。
        贺岁喜剧导演冯小刚这次拍的是一部正儿八经的“哭片”,说它创下自《妈妈再爱我一次》以来中国电影煽情之最一点也不为过。“保证让你彻底地被打动”、“去影院时带好面巾纸”……电影的“泪点”同时也是它的主要卖点。由于它讲的不单单是一段虚构的故事,同时也碰触了中国解放以来最严重的灾难之一,因此时下也有一些尖刻的评论认为冯小刚有借“苦难”圈钱的嫌疑。对此,冯的回应是“《辛德勒的名单》也是这么干的”。事实证明,无论是冯之前惊世骇俗的类比还是影评人道德主义的批判,都混淆了商业、艺术和道德之间的边界。我们应该问的,或许是一部电影能让影院里的观众哭成一片,是否就一定是了不起的艺术?对观众的触动是否没有任何层次可言?乔治·卢卡斯说,为了触动观众,你仅需在电影里虐杀一只猫。撇开那遍布电影之中的“泪点”,导演对于人物的心理和贯穿32年的情感线索有着怎样的把握?原著小说《余震》着眼于姐姐方登的生活,涉及到心灵创伤、家庭性侵犯等比较黑色的主题。冯小刚拍电影时对小说进行了“阳光化处理”,剔除了与当前的主流价值观不符的内容,从电影的商业取向上来说这无可厚非。但是随着这些改变,电影的情感线索也被打乱了。冯小刚有意把电影表现的重心稍稍移到徐帆饰演的母亲身上,我们在这个角色身上看到了禁欲和苦行的成分,而在特有的冯氏幽默下,这个人物内心破碎的情感却隐而不显。电影片段式地呈现了这一家人地震后32年间的生活变化,其中夹杂着中国社会浮光掠影的变革。面对这些变化和变革,人物的内心情感却鲜有互动,这样,电影尽管跨越了32年,但这时间对于人物的心理意义却体现得不明显。这种忽视直到最后一刻才补救回来,电影以两次地震勾连起了人物情感,使母女间32年的嫌隙涣然冰释,这确实是一个比较巧妙的亮点。总体而言,不是说这部电影在情感上怎样过分平庸,而是它实在没有仅仅抱着善良的同情心态度所认为的那么精彩。
        像时下的许多中国电影一样,《唐山大地震》是类型的混血儿。其中,有灾难片的噱头,有伦理剧情片的主体,还夹杂着一些冯氏喜剧的元素。大地震的场景仅有短短的四分钟,却占去了电影将近一半的投资,同时也成了电影的另一大主要卖点。冲着看灾难片来的观众无疑是会有那么一点失落的,好在像唐山地震这样生活中真实的灾难本就不是娱乐的恰当对象,于是观众在恻隐之心的驱策下使情感进入剧情片的轨道就顺理成章了。电影的剧情走的是典型的“苦情戏”的路子,同时,以电影的长度对电视剧般松散的剧情进行压缩,最后的结果是泪点的浓缩使“苦情”的成分十分到位,但人物心理之间的起承转合、前后勾连则相当薄弱。从剧情片类型的角度来说,冯小刚显然缺乏像宁浩那样进行创新的诚意,或许他本身也缺乏这方面的才能。冯小刚最擅长的是洞悉人情世事和适时营造幽默的能力,所以在《唐山大地震》中他对观众的泪点把握的十分到位,而为了幽默摈弃人物心理深度的做法也在观众那里收到了理想的效果:他深知过分的悲痛会使观影过程有些沉闷,因此需要那么适时的一笑来调节。这大概也是“含着眼泪的笑”这一喜剧艺术的中国式变奏吧!
        电影上映后,有官方影评高呼“现实主义重获新生”,认为《唐山大地震》是中国电影重新走向现实主义的标志之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如果把它跟此前那些戴着现实主义的帽子走上弯路的艺术比,《大地震》确实高明了不知多少。试想如果这个题材放到20年前,一定会努力突出政府对受灾群众的关爱,仔细刻画一个高、大、全的英雄。而《大地震》则能够抓住大灾大难中一家人之间的家庭伦理变故,以微观的方式体现个体对于灾难的感受,确实切合了时代的普遍心理,有很强的现实主义因素。但这种现实主义是一种妥协的现实主义,首先,它为了切合主流价值观剔除了小说中的阴暗内容,这是对现实的第一层过滤;其次,电影中的地震场景做得确实非常逼真、写实,但是之后32年间的社会变革呢?电影中只是浮光掠影地点到了一下,相当于人物情感的装饰品;最后,电影中核心的情感冲突发生在32年前,母亲徐帆在两个只能救一个的情况下选择了救儿子,这是一个十分戏剧化的开端,接着电影便沿着这种家庭伦理的变故进行下去,讲这32年间母亲和女儿各自的情感纠结和最后的解脱。这部分的情感冲击力是有的,而它迎合的无非是苦情戏观众偏爱煽情的心理现实主义。         

冯小刚没有在他的电影里趋于中国电影的老套路,去表达一些“万众一心,众志成城”这样集体英雄主义的官方专利,而是在刻意描写小人物地震后生活的艰辛和自我的救赎,我觉得这已然是一种进步。在立意上其实没有什么可以值得挑剔的,什么没有表达出真实的历史,没有深入挖掘灾难发生的原因,都是很二很无聊的想法。你们知道一种叫做“审查”的制度,却无法估量在体制下创作现实题材的困难,在这个国家里还原历史,总比在其他地方困难的多。

在时下的中国影坛,能让一部电影成为大众娱乐热点甚至衍化为社会文化现象的导演,细细数来大抵只有张艺谋、冯小刚和陈凯歌。从他们的电影中,我们往往能够看到许多超出电影自身的东西和关于中国电影的话题。

中国的苦情片向来都具有很多做作的泪点,就像春晚小品在结局的时候总要情感升华一下一样。而国难加上苦情,这种主题一开始就像是奔着奥斯卡去的。中国的电影不是没有野心,而往往是野心太大而导致发育畸形。中国没有大师,也没有大片,如果硬说中国有适合拍大片的导演的话,在我眼里冯小刚算一个。不带偏见的讲,这部电影在故事情节的设置方面是中规中矩的,两条线路清晰的独立发展然后在片尾汇聚,泪点也都还像那么回事儿。一段由天灾带来的家破人亡,最终结束于彼此的原谅和团聚,冯小刚叙事的手段,和他先前的电影并没有太大区别,人性的挣扎对于本片的提升也比较给力,除了有一些如四格连环画般的剪辑以及广告的植入有些突兀之外,其他部分的衔接都还算流畅。很多人讨厌这部电影,大部分在于冯小刚近乎于道德绑架的恶言,和电影宣传方式的过度商业。可能这也便是所有商业电影的原罪,严肃的题材总会背负着这样的压力,一旦没有包装好,便可能在观众的猜忌中破相,看不出虔诚和感动,倒看出了赤裸而原始的市场欲望。

在陈冯张三大导演中,陈凯歌与冯张不同,创作基本立场从未改变,始终坚持文化精英姿态,以至于在主打市场的商业魔幻古装片《无极》里融入个人对爱情、人生、命运的种种思考与总结。那种哲理化的表达恰恰远离老百姓的通俗口味,引来滚滚如潮批评口水,更以“馒头事件”在中国电影史上写下浓墨重彩的额外一笔。“无极门”过后,陈凯歌痛定思痛,对于批评言论采取“虑心接受,坚决不改”的态度,借《梅兰芳》再次复述“输不丢人,怕才丢人”的精英立场。

国难的历史,确实不应该是这样的简单,但对现在的中国电影人而言,也只能是这样。总体上来说,这部电影是没有问题的,中国观众的水平也是没有问题的,有病的只是背后运作的商业团队和某些自视甚高的呱噪家而已。流泪或者感动,只是一个在看电影中感同身受的过程。即使冯小刚在宣传这部影片的时候表现出了多么大的商业恶俗和不真诚,即使这部电影在细节上有无数的和时代背景不符合的bug。我们感动,只是因为我们看电影的时候没有带着那么多苦大仇深的怨念,没有用美国成熟的电影工业流程的若干标准来衡量,没有突发的历史责任感爆棚,没有兴高采烈的逼人,装逼和被逼。我们只是看到那些似曾相识的画面之后,比你们稍稍入戏。这无关于立场的预设,无关于智商的高低,也无关于审美和神经的敏感或大条。当然,不论从哪个角度来说,在你们的轻蔑和冷笑之后,你们都拥有免于感动的自由。

相比陈凯歌的曲高和寡和我行我素,张艺谋在完成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凝视、反思、批判之后,在创作上改弦易辙,《英雄》既宣告了中国大片时代的到来,也完成了个人向大众趣味靠拢的改变,从此远离《一个都不能少》里表达的低层立场和视角,全神贯注盯着都市消费者的腰包,将“一切向钱看”坚持到底。就这样,在中国电影市场的舞台上,张艺谋与冯小刚相遇,给我们将两个人进行对比的可能。

解析冯小刚对于中国电影的贡献,最大的莫过于他对于“商业电影”和“电影市场”的追逐与坚守。世纪之交,冯氏贺岁喜剧为冰寒的中国电影市场带来阵阵暖意。十多年过后,高票房俨然成为冯小刚电影的一个奇特标签。正因如此,他才会胸有成竹地称《唐山大地震》票房必定过5亿。

《唐山大地震》公映以来,在网络资深影迷和身边普通观众中,评论形成显明的两极:影迷们大都以合格不足优秀甚至三流电影定论,身边友人们大都以很不错、很感人、值票价谈论。

对于冯小刚和《唐山大地震》来说,赢得大多数普通观众无疑是打了一场大胜仗。这样的完胜,使得冯小刚与同样眼盯市场的张艺谋相比,至少领先一个身位。

这样的对比,并非证明冯小刚的成就已大于或将大于张艺谋。回顾二人作品链条,冯小刚的最好作品当数《不见不散》,它荟萃了冯氏喜剧的全部精华;张艺谋的最好作品当数《活着》,它关照了中国半个世纪的社会生活史。冯小刚倘若要全面超越张艺谋,必需拿出高于《活着》的作品,这是一个难度很大的挑战。

当然,抛开这种“过去式”的巅峰对决,拿《一个都不能少》之后的张艺谋和今时的冯小刚相比,从作品整体水准和对市场的敏感度、驾驭力而言,冯小刚确已占得先机,可以说是独占鳌头引领航标。

张艺谋自走上市场道路以来,昏招迭出,败招连连,仅有《千里走单骑》灵光稍现,其余皆是华丽有余内涵不足、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十面埋伏》讲述一个三天移情别恋的恶俗故事,《满城尽带黄金甲》宣扬权谋争斗、乱伦杀戮和“全家死光光”的人性黑暗,特别是戴着“奥运会开幕式总导演”光环上马的《三枪拍案惊奇》,更是以“大师”的名义行“狗屎”勾当,在不知所云中欺世盗名。

反观冯小刚,在坚持平民大众的创作立场的同时总结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和教训,逐渐搏击出一条具有自我特色的亲民创作路线。这条路线的“DNA”便是普适的大众情感,并用苦情式“催泪弹”打出来。近些年来,冯小刚虽然也曾在《夜宴》中掉入中国大片的泥潭,但他在看到这顿“晚饭”不受观众待见后迅速转身撤离“滑铁卢”,重回《天下无贼》的悲情套路,在《非诚勿扰》中以喜剧形式讲述空姐笑笑的痴情苦恋,获得了半数以上观众的好评。随后,他以一部新时期的华语战争片《集结号》吹响和谐社会的主旋律,用《拯救大兵瑞恩》、《秋菊打官司》、《高山下的花环》“三位一体”的形式将观众引到一个残酷命运、坚持信念、追求公正的纯情、悲情境地,创造了连自己未曾料到的全面胜利。

《集结号》的成功坚定了冯小刚的大众化苦情路线,在《唐山大地震》中得到了更加成熟全面的体现。影片改编自小说《余震》,内容并非地质学上的“余震”,而是受灾人们心灵的上“余震”。这种余震是失去亲人、家庭消匿对于情感的重重锤击,它比对肉体的伤害更加隐形、更加深刻,也更难治愈。于是,冯小刚将主人公元妮置于灾难的心灵绝地,儿子和女儿只能救一个的艰难决择,在她的心里狠狠地划下一道终生难以弥合的伤口。灾难过后,她坚强地活下来,但心境与震前大为不同,她拒绝新的情感、新的居所、新的未来、新的人生,没完没了地在丧夫失女的悲痛中煎熬自己、折磨亲人。而对死里逃生的女儿方登来说,那颗在地震中遭到抛弃的幼小心灵是养父养母的关爱难以抚慰的,令她无法释怀的是亲生母亲的选择。这些震中、震后的家庭亲情冲突、情感碰撞和生死考验,正是“余震”的最大破坏力,它作为大地震中难以驱散的心灵魔咒,贯穿影片始终,铺满整条苦情路线。

今次的《唐山大地震》体现了冯小刚果断的题材洞察力和敏锐的市场判断力,这种能力远远高明于张艺谋在《三枪拍案惊奇》采用的夸张、简单、生硬、苍白、低级的搞笑式“生财之道”。在“汶川大地震”、“玉树大地震”毁坏万千家庭、夺走无数无辜生命的悲氛还未散开散尽,地震成为令全球华人最揪心的灾难的时候,冯小刚果敢又不无冒险地选择发生于三十多年前的唐山大地震,将其在影像中与汶川大地震联接,无疑是当下中国人最为关注也最具招睐眼球的题材。这种题材上的广泛关注度,成为影片通吃南北市场的可靠保证和不二法宝。

冯小刚的另一高明之处在于避短扬长,对于地震这样的灾难题材,《唐山大地震》规避了好莱坞的灾难片模式,立足于中国味十足的家庭伦理剧。冯小刚及其创作团队一定知道,在高科技的“杀手锏”被好莱坞牢牢捏在手中的时候,中国导演试图拍出《第六日》、《2012》、《后天》、《世界大战》等类型的灾难(科幻)片都注定是“炒他人冷饭,砸自己饭碗”的陪本买卖,而经过《一声叹息》、《手机》等片的历练,拍摄当代家庭生活故事却是冯小刚的拿手好戏。有了这样的自知之明和左右权衡,《唐山大地震》抛弃好莱坞灾难片中的英雄求世和市民互救的路数,打出中国家庭生活中最常见的长幼两辈从隔阂至挣扎再到理解终至团圆的亲情王牌。

应当说,这张“亲情王牌”起到了应有的效果,接二连三的“哭点”为日渐僵硬的钢筋混凝土的都市带来难得的感动。在养母留遗言、清明节唐山为亡灵燃烧、母亲下跪、女儿道歉等段落里,观众禁不住的眼泪既是常人常情的自然释放,也是冯小刚成功的关键在所在。

谈及与灾难有关的影片,我对奥立弗.斯通导演的《世贸大厦》和保罗.格林哥拉斯导演的《93号航班》嗤之以鼻,他们一味借“911事件”,以亲情、英勇、机智为元素为美国政X府唱颂经,而不深究这一悲惨“人祸”背后的真相,滑入一种低劣可笑、不可原谅的荒唐举动。天灾不同于人祸,在地震、海啸、火山这些大自然的灾难带来的破坏中,我们能够看到人们在灾难面前的种种感动。

两年来的汶川、玉树大地震,在各种媒体经剪辑、非原生态的报道里,总有很多令人感动不已的事情。那些感动的事,不是各方救援力量的迅速行动,不是领导人物的一线指挥,不是八方支援的慷慨解囊,不是各色名星的集体义演,不是大企业大公司的巨额捐款。这些都是大动作大场面,是一个伟大民族、强大国家应有的必备的起码素质。那些感动的事,是受灾的“小人物”和救灾的“小人物”的小动作小场面,是他们真情实感的自然流露,是一个被从废墟里救出孩子的军礼、一句“打扰你们了”和“我想喝可乐”,是一武警战士、部队士兵以及其他救援人员的脏破衣服、席地而睡,是灾区的小孩子们举着“感谢您们,您们辛苦了”的破烂纸牌,是一个个丈夫失去妻子、父母失去儿女、兄弟失去姐妹、同学失去朋友的失声痛哭……太多了太多了,多得有时候都不敢看电视不敢上网络不敢读报纸,害怕管不住自己的泪水……

《唐山大地震》中,冯小刚聚焦亲情的感动;《唐山大地震》过后,希望有更多的电影人关注这些不该被忽略的感动,让单调冰冷的银幕多一些再多一些温暖的色调。

因为这份亲情的感动,以及徐帆、陈道明等主要演员和许多群众演员的深情表演,我对《唐山大地震》持肯定和支持态度,但是诸多的硬伤和败笔使其难称优秀远离经典。在叙事节奏上,许多该紧的段落不紧,许多该松的段落不松;在抒情手法上,显得过于遵循陈规而缺乏新意;特别是不合时宜、不分题材的广告植入极为扎眼,令影片的创作初衷和凭悼情怀大打折扣。

大自然灾难及其带来的悲伤,可以成为商业创作的素材,但不可落作贩卖市场的工具。聪明的冯小刚在这里犯下了难以谅解的错误,在言称哀念数十万同胞亡灵的影像里,刻意填塞诸多汽车、手机、白酒、保险公司广告,一股浓烈的铜臭味的赴鼻而来。这是冯小刚的愚昧之举,也是中国电影的悲哀所在。

有人说:《阿凡达》的成功在于,将一个虚假的故事,诠释得很真实;中国某些电影的失败在于,将一个真实的故事,诠释得很虚假。在突如其来的灾难中,必定有很多类似元妮、方达、方登的真实故事,冯小刚用家庭苦情带来的感动,却在名利魔爪左右下成为金钱的奴隶。倘若中国电影不消弱、化解这股的铜臭味,中国导演永远拍不出《辛德勒的名单》、《完美风暴》这些有关天灾与人祸的经典光影,永远不会出现如像斯蒂芬.斯皮尔伯格、詹姆斯.卡梅隆、彼得.杰克逊这样的商业艺术双修的大师级导演。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下载app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免于感动的自由,不想再闻洋葱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