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糯米蛋糕到提拉米苏,恋人心中有一首诗

一个婚姻悲惨到被逼杀夫的女人,怎么可能是轻快的姿态。她买了新的连衣裙和大衣,披散了头发,给自己涂了鲜艳的红唇。她漂亮地站在镜子前面,却滞重得表现不出任何风情。七年,一个女人本应最茂盛最蓬勃的七年,她却在牢狱里度过,消磨在铁窗之中。

       当玄彬与汤唯热吻的二十秒时间里,我很害怕大巴不解风情的要开走,试想让她们放肆的再多吻会,当玄彬说"我会等你"的对白时,我知道我的害怕也改变不了这还是一场生离死别的爱情悲剧。资深影评人说玄彬还是死了,因为警察在影片中只出现过三次,每一次出现都预示着一个生命的终结,开始是汤唯的丈夫,然后是玉,最后是玄彬,我想汤唯看到了警车,但不可能看到玄彬的尸骸,就像前一次玄彬离开去与玉会面,汤唯相信他会回来。汤唯这次还会把玄彬等下去,浪费了九年的时间总得跟上帝讨个说法,上帝也有良心发现,仅仅三天的时间让汤唯与玄彬相见相知,因为有的人也许一辈子都可能找不到自己的另一半,但除了这三天,三天前的一百年,三天后的一百年,汤唯与玄彬都在阴差阳错中永远不得见……我不喜欢这样的结局,于是我明白了:上帝不会开眼的!记得有首英文歌叫:the god is a girl,那么我想说:这个女人肯定曾被**!

    春天里一个下雨的周末,一次沉入海底的午睡之后,看一场不知所谓的精致电影。实在是一趟值得珍视的宝贵经历。
  不知所谓的精致电影是指晚秋。
  从看到海报起,我就想看这场片。我喜欢的元素至少有:汤唯的风衣,萧瑟的色调,汤唯的风衣,汤唯的风衣。。。。。。从中得以窥见的,整个故事必然的内敛、忧伤的格调。
  爱情片当然很挑剔卖相,同一场爱情同一句对白,丑不拉叽的人演来只能令人恶心反胃,同是脸蛋胸脯嘴,美人令人顶礼膜拜,丑人令人避之不及。人类就是这么一种本末倒置把臭皮囊摆在首位的原始动物,谁也免不了俗。汤唯和玄彬让我愿意看这场片。
影院下线前的最后一个周末,我没去影院,在爱拍上看了晚秋。
它让我想到很多在网络初期红起来的作家们,典型代表是菊开那夜,文字很美很好看,但不能掩饰内核的虚弱。不求甚解地看看,不失为一次美好相伴的旅程。
大体是这个意思,细节做得精致,像一只包装精美的礼品盒,最适合与它相处的方式是不拆开来看,拆开来里面装的东西倒反而让你略有失望,觉得对不住外壳的力求完美。
 
  我首先喜欢上的,是开片时西雅图社区的清晨。那时的空气,一看就让人知道那是个清晨。街道略有坡度,楼房齐整,行道树一丝不苟,整个气氛透射出文明社会的理性严苛及明哲保身。
  导演似乎刻意淡描了两段谋杀的颜色,大约因为这只是故事的背景,并非主体。主体是两个在劣境中的人如何滋生出情意来。因此轻重比例相当悬殊,两段谋杀,都以几句话带过,
  第一处汤唯丈夫的被杀,导演处理的方式相当完美。基本上达到以最简单的方式把整个故事勾勒出来的目的。王晶出来,与汤唯尴尬的对白,那一句,“我后来回过那里”,揭晓了开片时汤唯跑到半路又跑回案发现场,把照片信件吃下去的原因。因为案发时应该有三个人,而不是两个人。汤唯回去想要掩盖与王晶有关的证据。汤唯那句,都过去了,以及彼此的态度,更令人确认汤唯是替他受过。当然,导演唯恐这样的确认不够确凿,于是在后来汤唯用中文向玄彬述说事情经过时加了一句:那天早晨,他把我打得晕死过去。整个事件基本分明,汤的丈夫怒气下打昏了汤,其间王晶与他打斗令他死去,王晶畏罪逃去,汤唯醒来时丈夫已死,她当时跑出家门,又想到应该把照片信件毁去,重新回到现场,这时警察赶到,汤唯隐瞒了王晶在场的事实,担下了杀夫的罪行。而重遇时王晶有了老婆孩子,用一句话来掩饰:这么多年,发生了很多事。汤唯只答一句:我这儿,却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这么一来,也很好理解后面玄彬与王晶的冲突时,汤唯突然对着王晶爆发的怒气和怨气。
 后面玄彬的客人裕子被杀的那一段倒实在有点模糊,从之前两人见面的对白来看,裕子自杀的可能性最大,爱上午夜牛郎对方却不爱她的无奈,丈夫追逼杀人的处境,令裕子生出一了百了的心态。但事后被裕子丈夫带出来的那只包包实在有点尴尬,就是说,丈夫是比警方更早发现裕子死在酒店的人,那么就不由让人心生另一种联想,丈夫才是杀害裕子的凶手?实际这样一来,后面丈夫与玄彬的对白就有点莫名其妙,结合影片上下情境,仍然以裕子自杀的可能性为最高。话说回来,以看侦探片的细密来分析爱情片,根本就是无事找事。这只沾上裕子鲜血的包包不妨视作一种电影手法,只是用来表示裕子已死的道具。用以衔接这之后玄彬不辞而别的结局。
  故事主体,反正还是为了讲一段爱情故事。天下所有关于爱情的故事,都想要达到一个效果:让观众觉得理所当然,逼真具有现实感(这跟实际的爱情无关,在现实中爱情倒可以发生得很突兀,所以我们说,现实往往比故事更像故事,但在故事中不能这么发展,这么一写观众就有意见了,观众会说,太假了,瞎掰的),也就是说,得让观众觉得,他们两走到非爱上不可的那一步了。这个故事的背景有点抽离现实,因为大部分人没有那种亡命天涯的经历,无从想象此时此刻的心境,到底是心如死水连命都朝夕不保,哪里还会有谈恋爱的心情呢?还是飞蛾扑火压抑到极点,不如做末世狂欢?也许两者都有?晚秋的爱情就在这两者间游移不定。但最后按照导演意图的告别之吻(那是导演意图中两人真正动情的一吻)终究还是没能给我势在必吻的感觉。
  最后我说一句,爱情在电影中,因其唯一性而让人有不朽的错觉;反之,爱情在现实中,因其自始至终的可替代性而终归只是一种浅薄的情感。
  也许我们都明白这一点,所以我们更爱看爱情电影,以相信世上真有一天胜过一世的爱情。就像晚秋,一生的经历不如三天的相遇。如果回到现实中,我们就会联想开,她吃完了这杯咖啡,也许就遇见另一个男人,也有动人的笑脸,;他其实早已经被无罪释放了,只是他已经忘了她,更不会每天在那里等候她。
  但电影不同,我们跟着渐渐暗下去的画面不免相信,这是一杯永远喝不完的咖啡,她是一个永远坐在那里等着他的女子。

《 clean》 里的张曼玉,摇滚歌手的妻子,丈夫因吸毒死了,自己入狱了,出狱后回到巴黎,找到曾经的朋友,丢下尊严,面对羞辱去寻求帮助,想要清洁自己,变成合格的母亲,见到自己的儿子。重返正常世界,面对某些习惯西藏在黑暗里的人来说,犹如撕裂皮肤般,疼痛,怯乏。但是她有关心的朋友,亲人。熬过了最坎坷的时光,就会见到最美的阳光。

她最终又回去蹲了两年的监狱。出狱那天,她真的回到他们分别的那个地方。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等他。也许她喝完咖啡吃完蛋糕,就会起身离开。她也许比我们任何人都要更明白,她等的那个人,根本就不可能出现。窗外是没有雾的天气。一切都变得很清晰,清晰得不容许你再多哪怕一丁点的幻想。这种清晰多残酷。

依然一个人守着空房子看电影,今天看得是《晚秋》。电视柜中有一盒参加同学婚礼带回的香烟,躺在里面很久,我决定把它拆开。找了老半天才找到打火机,然后点燃,然后吸吮,烟雾缭绕,给嘴巴打发时间,但脑袋在不停胡思乱想。我想,凡是有神经前兆的人多半胡思乱想的,然后胡言乱语,然后胡作非为,最后被扔到了精神病院糊里糊涂的生活。我还想,对面的居民楼闪烁着万家灯火,在某一个窗户的客厅里,一定有一个女的也会像我一样守在一所空房子看着一部冷电影,只不过她可能嚼着的是薯片。男人吸着香烟,女人嚼着薯片,一个充斥着肺,一个填补着胃,这应该是亚当与夏娃城市生活的特殊片段,精神的落寞带来的是生理的空乏,人类喜欢寓情于景,也喜欢移情于物,这就是人类的相似之处,也可能只是我和她的相似之处。

看《晚秋》的原因很简单,相信大多数人也是如此,一是看汤唯,超群的气场,二是看玄彬,来源于《他们生活的世界》,俊男靓女,我真的没关注剧情。

所以结尾,是这部电影里我最喜欢的部分。也正是因为这个结尾,我相信她爱上了他。因为她坐在那里,显而易见地想起他来。然而他和她之间,也许还能见到,也许永远不能。

      为什么会突然想起到女人与薯片,因为刚看《晚秋》时不怎么专注,电影开头居然误以为汤唯满脸伤痕地跑回躺着丈夫尸体的家里是为了嚼薯片充饥,后来看剧透才明白那是在吃照片,为了给初恋情人毁灭犯罪证据…文艺世界专有种女人,用自我牺牲调制出悲情色彩渲染撼动人心的的感情故事,严歌苓的扶桑,张爱玲的曼璐……。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很多女人也不自觉的扮演着类似角色,举些方便对号入座的例子,有的女孩子为了爱情付出自己的贞洁,有的为了爱情忍受多年的孤单荒废了自己的青春,有的为了爱情背离了父母,有的甚至出卖肉体……牺牲不是女人的专利,男人也一样可以献祭,海岩的杨瑞,泰坦尼克的杰克,我记得大有学一个小伙子为了让女友回心转意,在雨中站了一夜…大名鼎鼎的梵高为了爱情割下一只耳朵!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能做到跟本能背道而驰才属难能可贵,能有所牺牲才彰显爱情的伟大,只有自私自利的人才会对爱情有所图。无篮球不兄弟,无爱情不牺牲,没有牺牲的爱情你还好意思跟我扯淡说自己也刻骨铭心过?汤唯亲愿做了初恋情人的牺牲品,但得到是九年的牢狱之灾,牺牲了自己最绚丽的年华,牺牲了自己未来与前途。当狱警打开牢门的一睹,汤唯含着牙刷开始着一天的生活课程,其实她已经接受了命运的不公,这就是汤唯对待世界的写真,不苟言笑,宠辱不惊,麻木不仁,不仁,不!她看似无意得抛给了玄彬一束橄榄枝,说明她也渴望爱情与幸福。看一个人对待生活的态度,要看她如何对待爱情,汤唯从家里走出来,在跳蚤市场淘得心仪的皮草,忍痛穿过长住了的耳洞,她在体验正常人的生活,但监狱只给她三天的时间,九年来仅有的一个假期,汤唯超可怜,为爱情付出却遭受恶果,最后只能靠自己承担消受,当她看到初恋情人已经有了自己的妻子,她渴望会有另一个男人来弥补她的爱情亏空,于是玄彬如天神下凡,邂逅在七年来第一次出狱的大巴上。

《晚秋》里的汤唯,因为曾经的迷恋的恋人辜负了她,和另一个人结婚,没想到却是一个胆小,充满猜疑的人,因为曾经的爱情,汤唯想逃走,被丈夫发现,在丈夫打她时,错手杀死了自己的丈夫。她的第一个镜头就是在阴暗的天气中,被丈夫殴打后那乌青的脸庞。然后就是7年的牢狱生活,外出三天因为母亲去世,对她而言也平静的没一点波澜,心如死灰。压抑了太久,早已看淡一切,即便穿上了漂亮的衣服,自己也套着牢牢地枷锁,无法释放。至于玄彬那是对于汤唯的救赎,爱情本身于他们两人就是奢侈品,没有要求,反而更加的真实。
没有禁锢的发自内心的那种温存是最美的阳光,不管二人的结局如何。那已是一场最凄美的爱情,所以我不想问她最后是否见到了玄彬,这是一场救赎。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那些没有台词的场景。镜头节制,画面干净。这是很多韩国电影里让人非常舒心的一个特点。整帧画面都是浅色调,光介于隐晦和大白之间,素净得宛如春末夏初,天气已暖却还未热的那种感觉:有温度,但是不逼人。我喜欢汤唯坐在地上吃纸。好像是把即将到来的厄运撕碎,然后匆匆忙忙、食不知味的囫囵咽下。我还喜欢他们在海边在海鸥的叫声里拥吻,裹得严实却依旧极尽缠绵。在那些默然的镜头里,我最终还是相信,感情的表现力,也许大多都在言语之外。

      玄彬是个牛郎,但金钱看似不是他的目的,跟有夫之妇玉之间也并非是纯粹的钱色交易,否则当他拿到钱以后他会头也不回的离开,我想玄彬也一定有过不幸的经历,所以不能正常的生活,何况玉也蛮有姿色,是比香烟更好的选择!呵呵,玄彬也有些顽皮得像个小孩子,说明他不仅不坏,还很善良,汤唯坐上返回监狱的大巴,玄彬在窗前一次次走掉,又一次次回来向汤唯招手,拙劣滑稽,最后干脆悄悄登上大巴,选择再次陪伴汤唯,但没有如愿以偿的看到汤唯的笑,其实玄彬是想跟汤唯一起重温两人在大巴上初识的那刻。整部电影如同那辆大巴,将汤唯与玄彬两个看似不同的命运路径纠葛在了一起,并显现出千丝万缕的相似。在途中玄彬还是被玉的丈夫捕获,还被栽赃陷害成了杀人凶手,这是电影最大的转折,如同汤唯的宿命一样,玄彬也面临着同样的下场。这也许就是缘分的一种,而且是缘分中最坏的一种。玄彬与汤唯是那么的相似,一样的着装,一样的孤寂,一样的坦诚,一样的纯真,两人不掩饰对性的要求,相约开房,但汤唯还有残留着少女的性情和对陌生人的洁癖,狠狠的将玄彬推开,玄彬喜欢的也应该是汤唯的生命,而非裸露的身体,当宽衣时,面对汤唯楚楚的样子,玄彬觉得好笑,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情色气息;两人对自己的过往也开诚布公,汤唯告诉玄彬自己是个女囚,玄彬告诉汤唯自己是嗑软饭的,他们让自己变得透明,这样可以投进爱的光,把自己的真面目昭示在对方面前需要勇气,然而在勇敢倾诉的时候,渴望被接纳却又不报有太大希望的矛盾心情是存在的,事实证明,同样的命如草芥的两个人可以同病相怜,如同电影《金氏漂流记》的乞丐与腐女一样,只有两个相似的人才容易互相接纳,只有接纳对方能开出爱情之花,记得这辈子要跟恋人做的十件事,第十件就是在对方面前放个响屁,想想也蛮欢乐的,爱情不是因为好才在一起,而是因为不好仍然不愿离去!

但是看完后我想说,汤唯让我想到了张曼玉。

从糯米蛋糕到提拉米苏,恋人心中有一首诗。我最喜欢的一段,是在废弃维修、空无一人的游乐场里。他们玩着碰碰车,然后停下来,看远处一对情侣:金发高挑的女人和深色卷发的男人。他们就那么坐在车里,编造着两个人之间的对白。汤唯甚至像是小孩子那样,学着抽搭了几声,很是可爱。然后那一男一女就跳起舞来,轻盈地宛如月光下的狐步。最后他们拥抱着,飞上了天。

汤唯和张曼玉一样有着强大的气场,对于情感的拿捏恰到好处,灰蒙的阴雨天,极少的背景音乐,但是内心的波澜在汤唯的脸上一次次彰显。当阳光下她坐在汽车休息站的咖啡厅里,内心满足的她,给了我们好的答案。每个女人都会有对于自己情感的经历,电影给予人们的是阳光的结局,其实生活也是如此,于悲观世界里的那些人,总有一个时刻会点燃心中温柔,打开那禁锢的大门,我一直坚信,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救赎之旅。

这个世上不是所有人都是一座火山,只在爆发时才有力量。汤唯就是这种人。她不适合雀跃、愤怒或悲恸这些紧绷且有力的情绪表达。片子里我觉得她演的最糟糕的部分,就是葬礼之后在妈妈的饭店里,玄彬和她之前爱过的男人打了起来,她冲上去给了玄彬一拳,然后开始尖叫,最终抱着头蹲下来失声痛哭。在这一段里,她的表演生生变成了赤裸裸的累赘。她就适合站在那里,静静看着你,甚至都不需要说话。她在电影里也不好看,甚至不比她在芭莎内页里的大幅硬照:她出现的第一个镜头就是头发蓬乱,眼角乌青。可我依旧很喜欢她,寡淡轻柔。可她最打动人心的,就都是这些最平凡的姿态。她抬起眼帘看你,目光就好像是西雅图厚重的空气,雾蒙蒙的,藏着道不尽的心事。

恋人心中有一首诗。优美哀伤,囊括了爱情的无数个立面与千万种情绪,独独对自己爱上的那个人不置一语。就是这种“在爱中”的状态,那些由爱带来的快乐、悲伤与轻愁,在我看来,才是爱情最美的部分。它让我们变得充满灵性,充满了表达的力量,也因此而懂得悲悯与宽容。所以最好的爱情,永远不是那些一马平川的。它理应充满苦难,甚至不可被得到。

像是夏卡尔的画。在那些浓烈的色彩、拥挤的画面里,那些紧密拥抱的恋人却永远浮在半空中。爱情给了人无法想象的轻快。

相思,就是爱情理所应当的常态。等待,就是恋人心中那首诗永恒的诗眼。

可是出乎观众意料的,却往往是电影最好的部分。

曾经不止一次看别人提起过,柏拉图在《会饮篇》里谈过的圆形人。文章里说,人在最初的时候是圆形的,因触怒宙斯被一切为二。从此人就急欲在茫茫世间找寻自己的另一半。可因为多了两个切面,原来的皮肤并不够用,所以缝合伤口的阿波罗就只能用它来覆盖住其中的一个人:虽然多出不少皮肤,虽然终有一人要因为没有皮肤而死亡,但总好过两败俱伤。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这个世上最适合你的那个人,在一开始就已经死去了。你所寻找的,尘世里根本不可能遇见。

看之前很多人都说这部电影不好看。于是我就想,无所谓了,就把注意力押在汤唯的美、玄彬的帅还有那件风衣上吧。

三天。可以酝酿出什么呢?欲望。同情。相惜。或者只是因为无聊而滋生的彼此消遣。72小时里,最难培养的恐怕就是一段经得起推敲的爱情。可对他们来说,又何尝需要一段经得起推敲的爱。在开始的时候,他们谁都没去想以后。他们也许会在分开之后最终开始爱上对方。

你能想到的,电影里大多都没有。他们没有做爱:虽然玄彬几乎要脱掉了汤唯的衣服,可她最终还是推开了他,用力地甚至把台灯的灯罩撞变了形。

这几乎是关于爱情,我最喜欢的意象:爱情的本质就是绝望。这又让我想起曾经看过的一个《巴比伦大藏》里的故事,说夏娃其实并不是上帝为亚当创造的第一个女人。亚当的原配叫做狸狸,因亚当不懂得尊重她,宁嫁撒旦为妻,也不与亚当结合。上帝没办法,只能取了亚当一根肋骨,给他造了夏娃。很多时候你以为你寻着最好的、寻着来自你体内的那根骨头了,可是殊不知,这已经是你退而求其次的第二选择:那个最初也是最优的,已然躺在了魔鬼的床榻。

爱极了西雅图的天气。雾蒙蒙的,水汽氤氲,画面像是没被打磨过的哑光玻璃。粘稠的雾里,绰绰约约的人影,仿佛给这个模糊的故事添了一个模糊的脚注。她从监狱里走出来,站在路牙上,好像新生儿一般,懵懵懂懂地观察着这个她已经与之隔绝七年之久的世界,虽然干净空旷的马路上连一辆车都没有。她等车时吃着薯片,睁大眼睛细细地抿,彷如历经漫长囚禁重又尝到了人间烟火。

玄彬一如既往的帅气。可他扮演的毕竟是个牛郎。顽皮之外多了几丝轻佻。说起英语来,还是一股棒子味。他气喘吁吁的冲上了已经启动的大巴,一眼瞄见了安静坐在窗边的汤唯。他宛如是从迷雾中降临的另一个谜团。他靠近她。和她说话。坐下来。那个时候他们都还不知道,这到底是缘还是劫。

一个做牛郎的男人,一个杀夫判刑被收监、偶得几日放风的女人,在一座雾气濛濛的城市遇见。如果交给你的三天,你会构想出怎样的相逢?

他爱她么?她又爱他么?爱或者不爱吧。可是我们谁又能精准界定爱或者不爱呢。这个世上,男女之间,千百种情感的形态都是如此这般,属性不明。

就好像他跟她说,等你出来的那天,我会在这里等你。整部电影里,她从未对他提及自己出狱的日期。可是那一刻,她没有怀疑。在那一刻,她已经忘记了自己背负着多么沉重的过去,也还不知道他即将遭受牢狱之灾。在那一刻,她甚至都不记得他们只是在大巴上相遇的陌生人,他们之间共同的时光只不过三天而已。就在海边,就在那个湿漉漉的宛如大雾天气的亲吻之后,有那么一瞬间,他们变得健忘,变得无忧,变得看不见过去,变得不需要将来。

雷蒙德卡佛有一本小说合集,叫做“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有时候我也在想,当我们一再复述旧的、不停创造新的、那些与爱有关的故事时,我们到底想从中看见什么。除去爱本身,我们还希望看见爱带来的灵感、火花以及诗意。就是在这样的镜头里,我看见它们通通在闪光。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下载app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从糯米蛋糕到提拉米苏,恋人心中有一首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