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滴神啊,一场信仰的思辨

印度是个宗教之国,人们的思维方式、行为甚至法度都和信仰分不开。记得以前看过一本关于世界妇女问题的书,说印度的妇女地位极其低下,很多幼女被卖给行将就木的老人当老婆,这是因为印度宗教中有个说法,如果女子不出嫁,她和家人死后就要下地狱受火刑。最近印度强奸案体现出的妇女地位问题也是宗教信仰在人心中的扭曲变形。
这部片子神就神在它能够在以宗教为王的国度呐喊神的是非,可是究其原因,问题还是出现在所谓神明的布道者“人”的身上。
神力说白了就是自然力,它无处不在,神迹只不过是在人力极限的基础上推进人类的行动达成目标罢了,它是上天对于勤劳的人们的恩赐,人们崇拜它敬仰它无可厚非。可是宗教却不同。就像电影里哥文达神说的,他只负责创造人类,是人类自己创造了宗教。所以,那些所谓上天不允许,亵渎神明的做法等等,都是人们自己作茧自缚,只要你对大自然心怀尊敬,你的行为无愧与天地,神明自然会跟着你走。
最近读《欢喜》这本书,里面说,接受眼前所经理的喜怒哀乐的“如来”,放马行动起来,做自己向往的事情,“穿上衣服滚”来尽力所能及的力量实现自己甚至改变世界,这样才能养喜神去杀机,电影里的坎吉不也是因此才得到了哥文达神的帮助吗?
所谓无神论者,不是对神明的抹煞,而是对宗教迷雾的看清。如果你对大自然没有敬畏也会祸乱天下,沙尘暴泥石流大地震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哥文达神也在坎吉说出不敬神的语言时对他加以惩罚了。
所谓有神论者,不是对神明的盲目,而是对上天恩赐的感怀。电影里有一个祭司一直在反对那些借宗教名义敛财的伪信徒,最后他说,某神终身贫寒,你们却给他的身上浇那么珍贵的油,如果他活着,会为贫苦众生能得到一滴油而奔走呼号的。而那些伪信徒做了什么?他们宁可牛奶浪费掉也不给庙宇外的乞丐,他们锦衣玉食,脑满肠肥,却用所谓的布施慈善来洗钱。真正的传道士不会将膜拜流于形式,而是身体力行地普度众生。
面对信仰,你问过自己你的信仰是什么吗?当把电影中的各色人物和身边的人物和事情相对照,你会发现,不只是印度人被愚弄了,自己也有点傻。
坎吉说,你们给庙里上香油钱,当你遭受天灾,哪个祭司帮助你了?看看马路上那些流浪汉,他们用来买吃食的钱也是含税的,可是他们还是在流浪啊,提到救助站都心惊胆寒,他们得到什么庇护了?
在一个信仰缺失的国度,更需要大家自己寻找信仰,就像坎吉说的,只要相信真理,人类就不需要宗教。信仰是一个人最私密最自我的精神审视对象,如果你对自己的信仰都不真诚,还能做出什么真诚的事呢?上学的时候大家抢着加入爬梯,只为能找到工作,这和那些借信仰牟利的祭司有什么区别?

                                   学本1004 10950406 方胜男

偶滴神啊,第一次无意中看到,是在微信朋友圈看到朋友说差点因为翻译错过了一部好电影,当时没想太多。第二次听到是同事说起印度的电影,说起阿米尔汗,然后又提到了这部电影。

几年前的《三个白痴》探讨了一场教育,如今《OMG》、《PK》则思辨了一次信仰。有人说,印度也只是拍拍,现实是骨感的,但倘若连表达都不会,何谈解决与进步?找寻心中的真神,它定会给你执念与平和。

       之前对于印度的电影会有莫名的不喜欢,因为脑子里有二逼的印度阿三的形象。但是继《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和《三傻》后,对印度的电影有了重新的认识,也慢慢的开始关注,今年出现的一部《偶滴神啊》也让我有了触动。这是一部高质量的电影,我震惊于导演的胆量,在印度这个注重宗教信仰的国家拍摄这部讽刺宗教现象的作品。整部片子围绕神的存在于不存在展开辩论,一直到结束,可以说也为我们这些观众洗了一次脑。当然如果按照严肃的手法拍摄的话,我想我没有那么大的兴趣看下去,整部剧的基调还是诙谐幽默的,以一种喜剧的手法来表现。刚开始我也以一种欢乐一下的心态看这部分类在喜剧片上的电影,但越看到后面越感动于对宗教的探讨。影片主角坎吉是一个无神论者,对于他来说宗教只是他从事商业活动的一种手段,在他一次对神灵的亵渎后,一次地震毁了他的店,在索要保险被拒后,他将神明告上了法庭,从这里让我感到了新意,然后电影高潮开始,坎吉奔波于对付神明的证据,一次一次的辩论,都让人震惊于他的勇气与对宗教的探讨。后来神的出现,也反应了现实的一些问题,神可能存在,但他并没有创造宗教,并没有建立那么多的宗庙,并没有说捐钱就是功德,也没有创造祭司,一切都是人们自己发起的。他们利用人们对宗教的信仰来获取利益。信仰者也只是在交换自己的利益,并不是真正的信徒。为什么世界那么大,神要住在宗庙?为什么神无所不能,还需要人们的祭祀?坎吉说的也许诡辩的,但确实是有道理的。就像电影提出的,我们一直信仰神,崇拜神,祭祀神,供奉神,可是当我们受到苦难的时候,神在哪里?我们的家园遭受自然灾害毁灭的时候,神在哪里?我们被各种病毒感染夺走生命的时候,神在哪里?我们的土地上到处修建着寺庙教堂,可是睡在寺庙教堂门口的乞丐浪人却要遭受风吹雨淋,这些神看得到吗?我们往寺庙教堂里捐献了大把的财物,可是在寺庙教堂门口的乞丐们却连水都没得进去喝一口,这些神看得到吗?我们捐献的财物去了哪里?我们付出了信仰,可是我们得到神的回报了吗?在人们花那么多钱用于宗教活动,为什么不把这些钱物品,用在真正需要的人身上,为什么要给所谓的神,神不是无所不能吗?他不需要。电影中那个翘着兰花指的祭司,的确长着很欠揍的样子,但他最后说的那句,“人们不是尊敬神,而是畏惧神,他们还是会走近宗庙,祭祀他们的神。”让人愤怒,却也是事实。影片最后坎吉带着人们砸了所以他的佛像,但是人们真的就不会再走进宗庙了吗?显然是不可能的。这部影片表明了人对宗教和信仰的反思,揭露了社会利用神所做的一些商业活动。还有最近比较火的一部电影《少年派》,我觉得也是讲述信仰和现实之间的判断的。而且主角也都是印度人,让我觉得很有缘。

克里须那说,他只是创造了人,可是,是人类自己创造了宗教,种姓。他们的信仰是一种交易,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这也是克里须那神出现在坎吉身边的理由。坎吉不相信神,是因为他没有想过要通过神灵去达到什么目的,这样的人,才可能成为真正的信徒。

文/Emmaalways

但是,朋友也说,“他从来不会主动去宣传基督教,他相信耶稣活在他心里,他不喜欢大肆的宣扬,因为信仰在每个人的心里,不必强迫他必须和我一样信耶稣。”当时,我不理解他的话,这部电影之后,我慢慢的理解了。

两部电影皆产自印度,这个宗教遍天的国度,虽然上映时都受到了打压,却完全不妨碍最终的票房和口碑。《OMG》像一部专题片,聚焦于“代理者”问题;《PK》则是大杂烩,融合了所有元素笑看这个社会,其精彩度优于前者,思辨却不如前者。尽管时常调侃到“印度阿三”,但事实上印度宝莱坞已不知超越国产电影多少年,当我们痴迷于各式所谓大片和稳赚不赔的青春片时,人家已经出现了一批批像《三个白痴》、《PK》的电影。当然,每年好莱坞宝莱坞也会出很多烂片,但票房冠军一般还是有质量保证的,回看我们每年的高票房电影。。。而像《大明劫》、《锈花刀》这样值得鼓励的电影,却总是黯淡离场。一次次的失望让观众放弃了观看国产片,以此同时,各路国产片竭尽所能的营销,骗取观众手中的观影票,但其实电影的目的不应是淘金场。

图片 1

《OMG》和《PK》分别是印度2012和2014年上映的影片,虽然时隔两年,但其核心却十分相似,探讨的都是信仰与宗教的这一印度敏感问题,从两者的中文译名《偶滴神啊》和《我的个神啊》亦可窥见一二。

他不相信神,可是神却来到了他身边。这才是电影的奇妙之处。或许,他不是不信神,他只是不信所谓的宗教,神是存在他心中的信念和信仰。

《OMG》讲述无神论商人坎吉遭受“神谴”后走上与神明打官司的故事,以一种轻松娱乐的方式透出一次次思辨。而影片最妙的地方在于其并未否认神的存在,造物者造人,人造宗教,宗教服务于人,而非凌驾于人之上。若神代表着信仰,那么信仰是不可侵犯的,是你我不可干预的,它是低谷困苦时的希望,因而无神论者才能成为最忠实的神拥护者,因为他们拥有执念,不依赖神明。而电影中的宗教代理者则是利用人类的畏惧心理,这就如同“临时抱佛脚”一般,出发点并不纯粹,亦所谓“心不诚”吧。片中有几个情节让人印象深刻:一是真神让坎吉阅读各类经书——事实上各类经书中蕴含着太多哲理,无论对有神还是无神论者都是财富,但很多所谓信徒要的只是保佑,经书成为摆设。二是大家以为坎吉去世将其供为神——浮躁的社会使人们迫切地找寻依靠,进而我们不时看见人被神化,如真神所说“你毁了他们的神,他们便将你变成神”。三是当几位代理者离开时对坎吉说的一句话“信仰是会上瘾的”——上瘾的不是信仰,而是人们对现实的无力,对未知的恐惧,不够强大的内心给了某些邪念的代理者以机会……确切来说,影片抨击并非神明,而是利用人类畏惧心理狐假虎威的所谓“专利所有人”,何为信仰?身处寺庙,诚心叩拜,并无所求。

他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明星,不希望他们一味的参与与神灵有关的活动。在这样一群人中,他是孤独的。当地震造成他的商店倒塌而保险公司拒绝赔偿的时候,他被逼无奈选择控诉神庙祭司。那时候的他,是孤立无援的,他与权威斗争,在与人们心理根深蒂固的存在斗争。法院接受他的诉讼时,他是开心的,可是,当看到法院门口黑压压的人群时,我想他应该是害怕的,当妻子孩子被迫离开他时,他是害怕的。是的,斗争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比之《OMG》,《PK》更像一部成熟的印度商业电影,有歌舞,有爱情,有欢笑,有悲苦,有思考。带着《三个白痴》原班人马的称号便可号召一大批影迷,而故事讲述的则是一名外星人来地球勘探的见闻,与其说是一部关于神的探讨的电影,不如说是用另一种眼光看待世界,显示出我们所处社会的荒诞(PS:对于《外星醉汉PK地球神》这个名字误导了多少人以为是部渣科幻片= =)。有人因为偏见阻止一段姻缘,有人因为信奉跟随谎言,有人因为贪念唯利是图。对PK而言,世间有太多无法理解,太多世故,太多表达,太多派别,太多利益。“我一一诚心跪拜过你们,为你们上过香,磕过头,为何你从未出现”,正如PK所说,一切都好似拨错了电话,若神明能够听见,他不会如此回答。“神明”应当受人敬重,在最艰难的时候它会给人以难以想象的执着与力量,但这神明是纯粹的,它不因被任何人瓜分或曲解,不因引发一场场恶斗,不因划分等级尊卑。

朝圣,这个词,对信神论者来说是件很神圣的事情,而他,却可以在朝圣的途中偷偷的喝酒。戏剧性的一幕是那些所谓的信神论者闻到酒味,没有拒绝,没有愤怒,反而是欣欣然的接受。

坎吉至始至终都坚持了自己的信念,他不相信中宗教,因为宗教是某些人吸金的手段。他坚持自己的信仰,他感染了更多的人,他坚信他们的信仰不需要宗教,他们的信仰在心里。

坎吉是无神论者,可是他周围很多人包括他的妻子孩子都是信徒,神灵在他们的心里根深蒂固。所以当坎吉低价购进高价卖出古老的神像时,他的妻子总是在为他祈祷。

阿米尔汗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印度演员,能和他的三傻大闹宝莱坞相提并论的电影,心里想着应该去看看。看到翻译,第一感觉就是可能和中国的仙侠片差不多。电影初始,就映射出了男主坎吉和周围人的格格不入,其他人对神像的敬畏,在他这里,变成了生意的一种渠道。

我很少接触到信神论者,刚好身边有一个基督教徒,他在说起耶稣和圣经时,我觉得他整个人的气质都有了很大的改变。所以我们这样的无神论者真的是无法想象耶稣或者真主又或者电影里的克里须那在他们的信徒心中的地位。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下载app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偶滴神啊,一场信仰的思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