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遇见这么好的作品真是我的幸运,这爱身穿

        避开时代背景和战争的残酷不谈,影片《Merry Christmas,Mr Lawrence》(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的关键词还有这么几个:同性爱,北野武,坂本隆一。
       专制、战俘、抽打、剖腹、死亡、病苦,传递着影片的灰暗色调,唯有勇敢无惧的英国战俘杰克是片中亮色。勇敢无畏是怎样一种品质?杰克在战争爆发时毫不犹豫投身战争洪流;在面对死亡时目无惧色;在战俘队长要被刺死时挺身相救;在全体战俘面前亲吻军官世野井。在片中完美耀眼,像夺目而神性的金子,而温和善良的劳伦斯先生则更像华美温润的珍珠。
       悲剧是将美的事物摧毁。 所以影片最悲伤的部分是勇士杰克被埋在土里,脸色发黑行将死去的镜头。导演大岛渚没有用俯拍镜头再加深情的旋律来渲染悲情,仅在焦黑的头颅之上,设计了一只白蝴蝶停下来拍拍翅膀,像美妙轻盈的爱。
       几近残暴的日本军官世野井(坂本隆一饰)压抑地爱慕着这位无畏的勇士。这种隐忍而小心的情感是贯穿全片的绳索,从最初军事法庭上的相见,到人前的一个亲吻,到最后剪下杰克的一缕头发,让人看到,在他残暴的表象之下,隐藏的不过是如孩子般脆弱的情感。尽管两人最后都在战争中丢了性命,世野井依然在自己的身后事中交代了如何处理这缕头发。
       这是单一、压抑的环境下人们表达情感的方式。
       四年后劳伦斯等人的战俘和军官身份互换,让人感叹人们被时代驱赶,被命运捉弄。在等待极刑的牢房里,北野武饰演的原上士对劳伦斯灿然一笑,说了一句:Merry Christmas,Mr Lawrence.
       这是影片中最动人的一笑。那时的北野武圆润皮实,尚未面瘫,笑起来稚气如孩童——虽然这样的笑容之下可能仍然是暴戾的人性——这位旧日军官沦为战俘后拒绝怜悯,准备赴死,他用这个笑容提醒劳伦斯:圣诞快乐——在爱超越了战争的时候,那才是他们二人以及整个人类最好的时候。
       无法忽略的还有与世隔绝的岛屿,缺少异性的军营,没有寒冷的热带,饥饿和疼痛等等最真实的感受。
       人人都在渴望爱。
       只是在战争的大背景下,俗气平庸的人生总是一种奢侈。不管是流血还是流泪,人们总以自己的方式卷入其中。但是爱才是这激烈急进的时代里的温柔亮色,只是因为人类的恨,变得遥远不可得。
       喜欢的另一个镜头是,杰克曾在恍惚中回到自己花香四溢的家乡,那曾经远离的村庄歌声萦绕,人们等待征战的人儿归来,等不来,等不来。

追根溯源,
寻到了同名电影,
为了曲子,
看了电影。

东京郊外。大雪纷飞。雪中,是世野井的神社。他死了,他的神龛前,站着前来吊唁的劳伦斯。劳伦斯送来最后的告别。故事从劳伦斯开始,一点点回溯。他发生了什么。战后他怎么到了这里,以及战争的经历。 《战场上的快乐圣诞》本应该这样开始。 导演大岛渚最初的想法遭到编剧之一保罗·梅耶斯伯格(Paul Mayersberg)的反对。保罗问大岛“你想呈现什么样的电影。既然他不是一部越狱片,它表现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吊住观众胃口的是谁死谁活。” 于是,电影开场,变成了我们知道的样子。日本军官原,打醒了英国俘虏劳伦斯。随后,他们一同穿过草地,伴随着坂本龙一创作的同名主题曲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和之后广为流传的各种钢琴版本不同,开场的这首,有着印尼加麦兰的清脆音调,整首曲子纤细优雅,透着淡然的神秘。 故事发生在南洋爪哇岛的热带丛林中,一所日军战俘看守所内,陆军大尉世野井(坂本龙一 饰)和大原上士(北野武 饰)共同管理看守所。英国陆军少佐杰克(David Bowie 饰)的到来,让世野井的内心发生变化。 世野井身边的一个小兵,因为害怕杰克是会影响队长心智的魔鬼,而抱着切腹的觉悟,前去刺杀杰克。 荧幕外,大岛的工作人员,也曾对保罗十分冷淡,因为他们认为保罗在电影开头这事件上,影响了大岛,而且是不好的方面,所以将保罗看做邪恶的人。 东西方文化的纠缠,一直发生着,无论戏里还是戏外。 保罗曾说,西方不讲耻辱,只讲罪行。罪行是个人的,而耻辱则不是。影片展现了世野井和原对耻辱的态度。军国主义改造后的武士道思想,让他们无法理解劳伦斯和杰克宁愿做俘虏而不愿选择自杀的行为。劳伦斯和杰克也认为日本人都集体发疯了。当世野井执拗地遵循武士之道的同时,杰克也因为当年自己对弟弟的背叛,默默忍受记忆给他一次又一次的鞭笞。编剧说,杰克是基督徒,他会受到惩罚,惩罚他的是爱上他的男人。尽管在我看来,电影对日军行为的刻画仍显得宽容,但在编剧心里,还是认为世野井和大原都不值得原谅,一般电影会选择原谅他们,但大岛渚更年轻,更开明,世野井没有借口,原也没有借口。他们最终都以战犯身份被处决。 耻感文化和罪感文化引导这些角色走向各自的结局。但要说这是影片真正内核,或是最重要的内容,我是不太同意的。或许导演终究是以日本人角度在拍摄这部电影,对战争的一些主题。英国的创作者又对杀戮下的人性过度乐观。 很多喜欢这部片的观众都不怎么愿意别人过于强调同性恋主题。的确,将它说成基片,显得太轻浮。但对人物关系的刻画,对那些隐秘克制,超脱常规的禁忌情感的描绘,才是影片真正做到的部分。 原著中有很大的篇幅在描写劳伦斯的个人经历,因为劳伦斯就像原作者劳伦斯·包斯特的自我投影,他们都懂日语,被日军俘虏过,也都因会日语而在残酷的俘虏营中生存下来。但电影显然将世野井和杰克作为最重要的角色,劳伦斯和原这对关系则是颇具意义的补充。整部电影,贡献了最好表演的大概就是北野武了吧。他将一个残暴的军官一步步的转变演绎得细腻生动。他曾对劳伦斯十分凶恶,也曾借醉酒名义救了劳伦斯一命。当他们战后再次相遇,从战争恩怨中解脱出来,人性终于凸显。即将被处决的他对着劳伦斯一遍又一遍地说圣诞快乐。屏幕上只有北野武那张大大的圆圆的脸,宛如一尊佛。 而杰克和世野井,如原作所说,像两只鸟儿欣赏彼此的羽毛。编剧保罗采访中说,这段感情乍看是同性恋关系,不是肉体上的,而是精神上的,然而大岛拒绝这样,他只想,这是在战争中两个男人精神上的融合,不过,观众仍会觉得这是隐蔽的同性恋故事。第一次法庭相见,世野井就被杰克深深吸引。杰克的有勇有谋让世野井钦佩,杰克为保护村民而向日军投降的举动让世野井疑惑动摇。世野井深陷对杰克的无尽想法之中。编剧将他的感情理解成是对日本帝国崩塌的最后抵抗。也许,世野井内心真的深藏着对挣脱体制的向往。他克制自己的一切,对杰克的爱慕却不受控制的自我生长了。 无论原作者还是电影创作者都觉得,两个男人之间产生感情,种下的种子会在他们死后,战争结束后生根发芽。这也是小说名字《种子与播种者》的寓意吧。即使难以相信真的会有如此感情存在,也仍会被其触动。 到今天,这部电影最让人惊喜的是它的主创阵容。拍《感官世界》的大岛渚,摇滚乐坛传奇人物大卫·鲍伊,作曲大师坂本龙一,即使面瘫也是神演员的北野武。剧本交给保罗·梅耶斯伯格时,已经决定鲍伊扮演杰克了,鲍伊作为业余演员很有天赋,但他不是一位真正的演员,所以他能做到的有限,或是达不到创作者的期望,所以剧本创作时,写的都是他能做到的表情,讲话不会太长太复杂,用动作表达内心活动。那段杰克以为自己即将被杀时的独角戏,还有吃玫瑰花的几场戏,鲍伊都圆满完成。另一位重要演员,坂本龙一,比起他的表演,他为电影创作的音乐更深入人心,他的演技只能说不烂,可在电影里,他本人的独特气质,为世野井这个不苟言笑的角色增添了灵气。生硬的表演有时却有独特的美感。总之,再也看不到坂本龙一做出如此的表演了。 坂本龙一曾说,因为他和大岛渚拍摄前约法三章,如果大岛骂了他,那他就会立刻退出拍摄,所以大岛拍戏时很少对他发脾气或给出表演建议。只有一次,在拍杰克亲吻世野井那场戏时,坂本龙一不自觉地闭上了眼睛。大岛告诉他,此刻睁开眼比较好。我们得以看见那时世野井的眼神波动,混杂着震惊,耻辱,欣喜,和深深的爱恋。 片中,世野井在杰克弥留之际剪下他的头发,珍藏起来。结尾时,劳伦斯告诉原,世野井曾给他一包头发,希望他能将其供奉在自己的神社中。 世野井没有忘记。 在大雪中,劳伦斯轻轻把这包头发,放在世野井的神龛前。

《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Merry Christmas,Mr. Lawrence)是日本自黑泽明之后最具国际影响的著名导演大岛渚1983年的作品。
提起大岛渚,这位最具争议和才华的“新浪潮导演”,我们可能马上会想到他1976年的那部惊世骇俗的作品《感官王国》。在这部电影中,大岛渚为追求真实感而要求演员做真正的性交,而且对各种生理、心理的变态性行为也不加避讳地直接表现出来,使这部有着唯美颓靡风格的电影成为了情色电影中的经典。
很多导演经常因为自己的某部作品过于引人注目,而导致自己的其它作品被人忽略,就像提起黑泽明一些人就只会想起《罗生门》一样。
大岛渚同样遭遇了这种情况,实际上从他在1959年执导自己的处女作《爱与希望的街》开始,直至2000年执导《御法度》为止。在这40多年的时间里导演了诸多优秀的电影,而这部《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就是其中的一部杰出作品。

直到最后,
原和劳伦斯角色对换,
依稀又想起四年前的圣诞节,
自己当时喝了小酒,
跟随自己的心,
把劳伦斯放了出来。
“我是圣诞老人吧? 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
会心一笑。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小阿摩司奥兹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这部电影是根据英国作家劳伦斯•范(Laurens van der Post)的小说《种子与播种者》(The Seed and the Sower)改编的,有的版本也将它译成《俘虏》。
这部电影也是在前文提到的三位主演的某种意义上的“处女作”:它是戴维•鲍伊和北野武的电影处女作;也是坂本龙一的电影处女作和电影音乐处女作。
戴维•鲍伊这个自认为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应死于孤寂的出卖世界的男人,在1983年已经是获得巨大个人成功的艺术家。而在他出道最初,由于自己的歌曲不受欢迎,他曾退出音乐界两年之久。在此期间,他积极参与佛教活动,几乎要削发为僧。还好他没有将这个想法付诸实施,否则这世界将只多了一位金发碧眼的英国僧人,而却少了一位魅力四射的双性太空人——这个自“披头士”乐队解散后英国最具影响力的摇滚歌手。鲍伊在1970年推出了使他成名的专辑《出卖世界的男人》(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专辑同名歌曲有着鲍伊冷酷的典型唱腔和阴暗的吉他旋律,表现了一位活在世界边缘的男人,在求死意志的阴影中的晦暗心境。在这张专辑面世23年后的1993年的冬天,Nirvana的柯特•科本在纽约的那次著名的“不插电”演出中翻唱了鲍伊的这首成名曲,某种意义上,科本应该是另一个出卖世界的男人。

--我该说很幸运,
入纯音坑之初,
就能听到版本的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
这确实是我直到现在最钟意的曲子了,
没有之一。
这也算得坂本自己的巅峰作品,
没有之一。

标题随便取的〒_〒

战争结束后,在夜井作为战犯被处死之前,他委托劳伦斯将杰克的那缕头发,祭在自己故乡的神社之中。他终于到死都无法忘记他深爱过的却被自己下令处死的那个男人,他要让神来见证他至死不渝的爱,虽然这爱身穿着被禁止的颜色……
在影片结束前,劳伦斯去探望了原上士,这时他成为了战胜国的军官,而原上士则和已被处死的夜井上尉一样成为了战犯,虽然此时两人的身份已经互换,可他们还是像老友重逢那样喜悦。
两人又重新提起了夜井和杰克,并共同回忆了四年前的那个圣诞节。在劳伦斯准备推门离去之时,原上士再次忘情喊出那句:“Merry Christmas,Mr. Lawrence.”……

几乎是沉闷着看到最后,
杰克上前亲吻了世野井的双颊,
世野井内心的感情与信仰冲突到了极致,
一个踉跄……
我依然沉默。

影片中除了勾勒出男人之间这种隐秘的同性之爱外,也刻画了男人之间的另一种情感,那便是男人之间的友谊。例如劳伦斯和原上士之间的友谊,以及劳伦斯和杰克之间的友谊。但由于在那样一个特殊的战争年代,无论是同性之爱还是友谊,都交织着巨大的冲突,尤其是西方的价值观、宗教观及其人文传统,与军国主义这种日本传统武士道精神的现代变体之间的冲突,这种冲突贯穿了整部影片。
而冲突的极致爆发是夜井上尉准备处死英军俘虏的队长的举动,而这一举动也引发了这部电影的华美高潮。在夜井上尉举刀默语准备行刑时,杰克静静走到了夜井的面前,在被夜井推翻在地后,杰克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然后再次走到夜井的面前。这是杰克扳住了夜井的双肩,在所有日军及战俘的注视下,轻轻地亲吻了夜井的左右面颊。而夜井也在这出人意料的举动所带来的极度情感震撼之下,整个身躯摇摇欲坠,终于在一声羞愧的呼喊之后瘫倒昏迷在地。
队长虽因此获救了,杰克却受到了惩罚,他的身体被缚后被埋在土中,只露头在地面呼吸等死。就在杰克死去的那晚,夜井来到了他的身后,用剃刀仔细地割下一缕杰克的头发。在将那缕头发小心地收藏起来后,夜井走到杰克的身前向他行了一次庄重的军礼,然后转身离去。而此时一只白色的飞蛾,落到了在月光下已沉入死之迷乱的杰克的面颊上……

物是人非,
同样是这样一个圣诞节,
“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
伴着神配乐,
伴着演职员列表,
也就不用再压抑,
打湿了眼睛。

首先这是一部世界各地的乐迷们不能错过的电影,因为英国著名摇滚歌手戴维•鲍伊(David Bowie)是其中的主演之一,而与他演对手戏的则是日本著名音乐家坂本龙一(Ryuichi Sakamoto)。鲍伊本人的舞台形象正像他多年以来的音乐风格一样华丽善变,而这时的坂本龙一更是年轻俊美且才华横溢。影片中两人共同演绎的暧昧晦涩的同性之爱,自然让他们遍布世界各地的乐迷充满了好奇与想象。
而且在影片中,那时还很年轻的北野武也饰演了一个主要角色。北野武在影片中虽饰演一个时常凶神恶煞的日本军官,但还是掩饰不住他稍显稚嫩的青春本色,尤其当他喊出那句“Merry Christmas,Mr. Lawrence.”时——联想到他中年之后执导或主演的那些有着残酷冷峻风格的电影,让人真的不禁怀疑在时间的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可怕的东西……
同样让人兴奋,或者甚至可以说比影片本身更令人沉迷的是这部电影的原声音乐。其中的一曲,由坂本龙一和原“日本”(Japan)乐队主唱戴维•西尔维恩(David Sylvian)合作的那首《禁色》(Forbidden Colours),更是有着夺人心魄的销魂魅力。
由戴维•西尔维恩创作的《禁色》的歌词,如古老的圣经诗篇般优雅凝重,其中弥漫着天荒地老的永恒意味,更是倾泻出巨大的美感。
而坂本龙一的编曲则是唯美低婉、催人泪下的深情之作。但这竟是《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这部几乎没有女人出现的电影的配乐。而音乐中的那种过于奢侈的深沉情感,让人不禁对影片中坂本龙一和戴维•鲍伊共同演绎的同性之爱产生难解的魅惑……

北野武原来年轻的时候也能透着一点可爱,
坂本龙一年轻的时候原来也已称得上风华绝代,
分享的这首曲子也正是两位主演的合力之作,
电影 配乐
几位演员各种意义上的诸多处女作,
就站在了极高的位置,
后来之人也确实只有仰望,追赶。

故事发生在1942年印度尼西亚的爪哇岛上的日军战俘集中营,这个集中营由所长夜井上尉和原上士主持事务。
由坂本龙一饰演的夜井上尉,是一位有着理想主义心理倾向且年轻有为的日本军官。而由北野武饰演的原上士则是个一味强调武士道精神的强悍之徒,他对待俘虏和自己的士兵都非常残酷严厉,但对朋友又不乏恻隐之心。
英军俘虏劳伦斯虽然不是俘虏队长,但因为熟悉日语和日本文化而成功地斡旋于日本军人和战俘之间,成了东西方文化矛盾的缓冲剂和协调者。
戴维•鲍伊饰演的英国军官杰克,则是一个自信且有着神秘感的英俊男人,在片中他某种意义上就是自由和信念的象征。杰克的出现让有些自恋的夜井上尉为之迷惑,并对之有了模模糊糊的且充满了自我厌恶的同性之爱,从而慢慢走向了自毁的命运。
实际上,这时他们所在的战俘集中营里盛行着同性恋,虽然原上士也说作为一个日本武士不会害怕同性恋。可是道德上的自我厌恶的禁忌感,以及认为同性恋情会削弱他们自身男子气概的潜意识,让这种同性之爱变成了不敢说出其名字的“禁色”。
而夜井上尉和原上士对集中营中有同性恋行为的士兵都进行着严酷的惩罚——这其中他们更是疯狂地命令其中的一些人剖腹自杀谢罪……

很开心我有这样的小确幸。

北野武则正是由于这部《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而走向了影坛,并在日后成为又一位大师级的日本导演——应该说大岛渚就是北野武的领路恩师。在17年后的2000年大岛渚执导的另一部作品《御法度》中,北野武与他的老师再度合作。在年迈的恩师面前,已经功成名就的北野武,有时竟帮忙搬运着片场需要的道具——在这小小举动中,无疑反映了北野武对恩师发自内心的崇敬之情。
同时担任主演及电影配乐创作的坂本龙一,在1983年刚刚步入而立之年。这位和张国荣一样拥有着一双美目的男人,据说在现实生活中,有着和他在这部电影中饰演的角色相同的性取向——当然这是他的个人隐私,可或许正因为有着类似的情感体验,他才能创作出《禁色》这样感人的唯美之作。作为坂本龙一电影音乐的处女作,《禁色》显得过于完美了。甚至连坂本龙一本人日后的创作,也难以超越自己的这次创作。虽然若干年后他为《末代皇帝》(The Last Emperor)创作的电影配乐为他赢得了奥斯卡最佳配乐奖,并登上了他个人事业的巅峰。因为对于他来说成功可能只是别人眼中的事,而他自己的艺术以及蕴含于其中的个人的情感体验才是最为珍贵的。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情感体验,在大岛渚的那部同样以同性之爱为题材的《御法度》之中,他也和北野武一样,再次与之合作,为影片创作了同样动人心魄的电影配乐。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好吧我就是路淫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就是这样的配乐,
出现在了全片没有一个女性角色的电影里,
战争 友谊 同性
武士道精神 军国主义 人道主义
就是这些背景和主题,
揉在一起,
却是柔情到不行。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下载app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我能遇见这么好的作品真是我的幸运,这爱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