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经典,天幕杀机

这是一部007版的泰囧,或者007版的热带惊雷,就算用最给面子的说法,一部007版的老无所依,也就这个样子了。

 《007:大破天幕危机》作为007系列电影50周年纪念之作,没有一点儿仗着献礼大片旗号的财大气粗:米高梅2011年破产,片子一度陷入停滞状态,编剧也走了,它的预算比上一集少了差不多五千万,所以如果觉得这集的大场面不够火爆,也不妨理解成钱的问题。

俗话说,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那么对于007:skyfall来说,不幸的是,成功似乎也就仅此一半。在华丽丽的开始之后,故事就变的有些乏味,节奏缓慢,甚至使人想睡觉。门德斯同学凭借处女作"美国丽人"就获得了奥斯卡奖,显然是不满足仅仅拍一部动作大片的,他希望能够讲述很多东西,拍摄一部不逊于诺兰的蝙蝠侠三部曲的既有内涵,又有商业的大作,可惜的是,拍出来是两头不靠,内涵不足以令人深思,动作不够引人入胜。

这部最新007系列的导演是萨姆·门德斯,不用提他那部广为人知的《美国丽人》,在如今好故事如此匮乏的时代里,剑走偏锋的找来文艺片起家的导演们来执导动作片,是一种突破枷锁,努力寻找另一种可能性的积极尝试,这是值得肯定的,而且之前已有过不少成功的例子,这一次,门德斯同样做到了,他赋予这个平庸谍战故事以一种超然的气质。

现存的几个动作片系列都换过不只一次导演,碟中碟的艾布拉姆斯和谍影重重的吉尔罗伊都属于有争议的导演,但是人家有丰富的动作/谍报片经验,门德斯拍《美国美人》的经历不仅不能加分,而且要扣分。我大致猜到制片方引入门德斯是看重那个小金人,想给007带来一丝人文气息,但很遗憾,彻底失败,从画面到剧本都糟的无以复加。

     不过据说,是导演萨姆·门德斯把原来剧本里不少大动作场面砍掉,重人物的文戏取而代之。他本人不承认也罢,但这一集里“人”的作用前所未有地重要,《皇家赌场》初步认可了邦德的楞头青时代,《天幕危机》则把一个过于梦幻的完美特工拖进现实。也许文艺导演都有太多的对“人性”的设问,门德斯的邦德就像诺兰的蝙蝠侠,需要回归到人生最初的恐惧、需要一次置之死地而后生才成就真英雄。剧情又像与银幕外发生的事情暗合,在最艰难尴尬的时候,一个五十岁高龄的银幕形象抛弃了一切花哨的粉饰,用最经典的桥段向经典致敬,也证明它仍有生机。

文艺青年拍动作片,一定瞧不起迈克尔贝这种只管视觉,不管情感和内涵的简单粗暴型导演,但是好的动作片也是有标准的,起码应该做到推动剧情基本情节的动力应该大致合理,关键桥段最好能够出人意表。看似简单,其实并没有那么容易做到。skyfall的片头就是,女助手误伤了007,可是谁tm的说,只能开一枪了?一枪误中友军,接下来不应该继续开枪先把敌人打倒再说吗?可是我们的女配有汇报情况,目送敌人远去的功夫,唯独不再多开一枪,难怪不能做一线特工呢。开始的主要推动力是名单的泄密问题,但是似乎反角正式出现以后,这个问题就神奇的消失了,好像杀死了反角这个问题就不存在,再也没有人关心那个磁碟到了那里,这个也是在太不合理了,哪怕你多交代一句也行啊。至于故意泄露M夫人的行踪到skyfall庄园,这么严重的事情MI6居然不派任何后援,这可以是在英国本土啊,就靠一个老头和一个老太太以及007对付这么多的敌人?M夫人在晚上居然还打着手电暴露自己的行踪,尼玛,这可是特工头子啊... 凡此种种,实在无力吐槽。然而最最悲催的事情,本应该是最最出人意表的重点桥段,反派故意被抓,刚刚才在去年的商业大片《复仇者联盟》被使用过,就像闷骚的小资经过数月筹备,兴冲冲的告诉同伴,我要去丽江了,结果发现每个人都去过了,甚至连隔壁卖臭豆腐的老王也遇到了像海藻一样头发的女子。

印象中门德斯之前唯一的一部动作题材(其实都不纯粹),就是那部我个人很喜欢的《锅盖头》,但是这篇文里我竟然想不出如何结合它来写些什么,因为,《锅盖头》和《天幕杀机》就像是两个人的作品,风格气质完全的不同。由此看出,门德斯应是一位灵活性很强的导演,根据故事来寻找风格,而不是托尼·斯科特那种以固定的风格来诠释故事,不能说孰优孰劣,因为两种风格都可以做的很好,只不过后者的局限性会更大一些。回到《天幕杀机》,它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我竟然从记忆里找不到哪怕一部气质与它一致或是相近的例子,一个很明显的感受是,门德斯几乎全篇都没有使出全力,整体都是很控制,很收敛的感觉,每个场景都张力十足,但又很好的维持一种平衡,从不让情绪或是动作达致破表的程度。场面调度,动作设计,镜头节奏,包括视觉特效,都十分节制,但是,我所说的那种特殊气质却正是从这种节制中产生的,节制不等于偷懒,甚至相反,它的难度更大,因为,由于你的节制,观众会有更多时间和精力来注意细节,这就使得制作者需要对细节更加的重视,比如,如果打斗场面很热闹,眼花缭乱地各种招式都来,那么观众最后只会意识到胜负结果,而对其中的动作合理性和逻辑性不会过多考虑,到最后就是传统上所谓的看了个热闹。节制是化繁为简,去粗取精,如果做得好,就是最高境界。

007系列不合逻辑的地方挺多的,比如上一秒还在某著名景点打的死去活来下一秒就到五星级酒店了,党政军巨头会面却没带警卫,但是过去不合逻辑是为了情节衔接快,炒热气氛,这次电影厂缺钱,场面就变得特别难看。

     萨姆·门德斯自称并不是那种007死忠粉,如果不是丹尼尔·克雷格热情地把他拽进这个项目,他的犹豫很多。007系列跨入的第五十个年头,时代已经变了,不知道是否得到了现实的启发,这个项目恢复启动后,门德斯的想法确定成让邦德面临人生抉择时经历低潮和无奈,他也把自己过去的重视合作伙伴集合在这部电影里,从剧本、摄影到音乐,理念贯彻始终。《皇家赌场》祭出史上最不优雅的“邦德”丹尼尔·克雷格的时候,消费的是他质朴但实打实的男性荷尔蒙,那时邦德刚出道,浑身棱角,跟以前那几代圆滑的潇洒倒也立刻区别开来;《天幕危机》他的棱角却是因为磕磕碰碰造成的磨损,此时M16也遭遇了最严重的威胁,机密被盗,系统被黑,主大楼爆炸折兵损将,特工的作用在新千年被科技质疑。这是起码十年来007电影主题最明确的一次,一个纯娱乐的电影多了对自己的反思,在五十岁生日时,它开始回溯过去,但它的方法不单单是把Q和钱班霓小姐之类离开太久的经典角色召回,还要回到邦德出生的地方,回到间谍电影的黄金年代,连台词也一再提及:“老招才有用。”

门德斯这个小清新,希望能够表现下面的内涵和情感:大英帝国的风光不在,而间谍本身存在的意义也受到了质疑;反角受到M夫人的背叛,而希望报复M夫人,这种报复是一种私人恩怨,类似于一种子女对于背弃父母的爱恨交织;007对于M夫人的不信任的愤恨,但是仍然回到军情6处,坚定不疑的站在M这边。应该说,无论哪个情节都具有很强烈的戏剧冲突,人物感情的转折起伏都是相当有发挥的余地。可惜的是,就是因为希望表达的信息太多了,每个冲突都浅尝辄止,没有足够的铺垫,造成毫无感染力。例如,007被同伴误伤,他愤怒的是M夫人不信任自己的能力,离开几个月之久,为什么在MI6总部被炸立刻回到总部?动机是什么?反角和M夫人之间的冲突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烈的私人色彩?M夫人作为官方代表,有些"非人性"的色彩,也是正常的,针对MI6进行复仇不是更合理吗?为什么不干脆的把M夫人杀掉,而希望和她一起死?对于贯穿始终的一种冷酷,特工是可以牺牲的工具,007怎么看?M怎么看?导演怎么看?为什么?总之,skyfall中有太多的冲突,太多想说的内涵,但是除了导演告诉我们,这些冲突存在,但是却没有告诉我们why,这就太欠缺说服力;提出了很多问题,却没有任何解答。而太多的对话以及情感,又影响了整个叙事节奏。

从丹尼尔·克雷格这第6代007开始,邦德的形象更加人性化了,首先就是变得更丑了,不那么自信了,欲望更为复杂了,对感情也开始稍微认真起来了。这些其实都是顺应了时代的潮流,这个潮流就是好故事越来越难编写,而观众的水平和要求却越来越高。动作片的灵魂是不可以改变的,暴力、情色是不可或缺的元素,那么怎么办?除了努力构思更好的故事,更巧妙的情节设置,还有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强化人物的塑造。人物的塑造?这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从康纳利到布鲁斯南这期间的007电影,最大的卖点从来都是枪械、动作、美女、暴力,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一点——“Q”提供给007的各式各样的间谍工具——在很长时间里,美女(邦女郎)和高科技小玩意儿,是007系列最大的两个卖点,前者不必多说,后者则是在过去冷战的世界政治格局下,观众所好奇的,向往的主题。总之,最不重要的就是007的性格问题,观众的想法是,他只要帅,只要厉害,只要能完成任务拯救世界,就够了,那时的007就像是一个介绍美女和武器的中介工具,他只是个媒介,一个符号。

同样是匪首故意被抓,木马计投放病毒,COD9紧接着就是无人机海击沉奥巴马,中美大乱,总统座机坠毁在洛杉矶。天幕呢?布下这么大的陷阱,最后就只让伦敦损失了一辆地铁,然后带3个人去国会转了一圈就走了。您这是电影吗?这不典型的英剧配置吗?游戏场面大我们比不了,可是被很多人瞧不起的碟中谍3呢?恐怖分子只有一个别动队两架直升机去劫狱,却拍出了整个系列最惊天动地的一场戏。

     这是《天幕危机》高明之处-不管钱是不是重要的原因:致敬需要唤起记忆,但仅凭堆砌各种元素就太廉价了,而007能不枉被爱五十年,靠的还是一股英国气质,定制西装、只搅不摇的马提妮酒、邦女郎的温柔乡、还有Q给他折腾出来的各种奇妙武器是他的包装,但都不足以总结那气质是什么,《天幕危机》干脆尽量摘除或淡化一切虚无的标签,邦德最后依靠的是一辆家传老爷车、两把来福枪、少量炸药和不灭的职业尊严。Skyfall是邦德的家,最后大战的发生地,那一段戏依然有大量的枪战、爆炸,但却是西部片的拍法,机关算尽,徒手制暴才是至高的骑士精神。 罗杰·狄金斯的摄影也贯彻了门德斯要把它拍出心理惊悚风格的想法,它的动作戏镜头不再关照拳脚的力度,在上海大楼那段,利用光影的折射、流动,人的动作只剩剪影,暴力在其中也有诗意的韵律感。

在摄影中有句话是,摄影是减法。skyfall的最大问题就是没有做好减法。作为一个动作片,充其量只能算差强人意;希望表现的内涵和情感又实在太多,完全安插不过来。在这个方面,《皇家赌场》可以做个正面的反例,007和eva(演员名)的情感演变是其主要也是仅有的情感主线,但是整个铺垫的非常合理,所以最后eva的自杀和007隐忍的愤怒和悲伤才能够打动我们。最后,本片在克雷格出演的3部007中,绝对是最差的一部,门德斯放不下的文艺身段和情怀,是本片的失败的关键。

现在,一切都变了,冷战结束了,而且结束的这20年间,也是电影工业飞速发展的20年,尤其电脑视觉特效的制作水平,可以实现我们任何的奇思妙想,现在的观众无论在影院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和玩意儿,也都不会觉得奇怪了。动作片里的动作发展水准,新秀们也早已超越了007这个老大哥,比如代表的《碟中谍》系列、《谍影重重》系列(第四部不算),可以说让现在的观众们体验到了终极谍战动作戏的最高境界。那么,007这张老专辑,如何继续生存?靠吃金字招牌这个老底儿?显然不够,也不是长远之计。现实的情况是,米高梅开始拿邦德这个007系列的灵魂开刀,开始彻底重新打造这个人物角色。这一变化从第六代007的第一部戏《皇家赌场》就开始体现,邦德开始变得失控,变得不再永远自信,欲望开始变得复杂,职业和个性开始发生冲突,让人印象深刻的如在《量子危机》中那一股支撑他向前的动力不是职业命令,而是内心一股为心爱女人复仇的怒火,这是一种强大的自觉欲望与不自觉欲望的抗争,这在以前007电影里的邦德身上是不可想象的。这一特点一直延续到了昨天在大陆首映的《天幕杀机》,在最后,詹姆斯·邦德怀抱去世的“M”流下了“宝贵的“、”罕见的“泪水。面临其他同题材作品的竞争,以及自身发展的内在需要,我要说,米高梅对007的改造是成功的,重塑的人物性格非常的精彩,他依然引领潮流,无愧于电影史上间谍的代名词。

最后一战是在老屋荒野孤军迎战大批杂鱼,环境是挺有气氛的,但是拍得有多难看大家有目共睹。天幕危机剧本很糟糕,但是根源问题是没钱,大场面不让拍,小场面要拍得激烈就要走谍影重重的路线,小场面还不能激烈,说要文艺范。行啊,门德斯,你不就是想省钱吗,你不是要文艺范吗,看看沉默的羔羊吧!你不就是拿了个奥斯卡吗?人家乔纳森戴米拿奥斯卡的时候你还在剑桥喝酒打屁呢!

     有人埋怨这里面竟然没有一个像样的邦女郎,两次啪啪啪都不过是走走过场。那只能说他们对女人的理解狭隘得只剩性符号:《天幕危机》真正的邦女郎就是M女士,而且主题既然是落叶归根,干脆衍生出对自我认知的支线,大反派席尔瓦也很明确地说清楚了自己的定位:他是邦德遭遇重创后的恶相,选择相信恶意地揣测、恶意地报复。邦德的身世电影没有多说,这反而没落俗套,因为重点是“孤儿更适合做特工”,而M就扮演了母亲的角色。过去的007电影,M和邦德一样,表面功夫作足,只有正面人格魅力,这次他们一同在狼狈中完成了对这些魅力的解释,但M更悲壮一些,门德斯用她的死标注邦德这一次的成长,让他确认自己必须坚持的。(文/3pinky)

哈维尔·巴丹,依然正常水准的发挥,依然足以让人头皮发麻,让他来演反派,是一个最保险的策略。他自己说过《老无所依》里给他设计的发型是影史上最丑的角色发型,这部《天幕杀机》我看也好不到哪里去。演的太棒了,真的太棒了。玻璃监牢那场戏,最后的笑容足以使我浑身泛起鸡皮疙瘩,据我的印象,这种对于角色的即兴发挥的笑容,能同等论之的,只有丹泽尔·华盛顿。

制片方是希望门德斯能少用人,不爆炸不追车,拍出文艺味十足的谍报战来,但是真正的文艺谍报根本不适合007,尤其不适合007的观众,007要的就是外表光鲜的粗俗炫富,量子危机能拍出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文艺范就已经到头了。又要省钱,又要光鲜,又要装B,你说这是谁,这是王家卫啊,东邪西毒+一代宗师,你看吗?

朱迪·丹奇,观众虽然舍不得,但是无奈她自己也许实在累了吧,铁娘子”M“永远的告别了我们。同样,让我们双手欢迎拉尔夫·费恩斯,新任”M“登场,亦正亦邪可是他的强项。

找文艺片导演拍动作片是件风险很大的事。我能举出一大堆风格诡异看上去可以拍动作片的导演,比如大卫芬奇,比如索德伯格,比如帕迪里亚,但是你敢让他们拍吗?你不敢冒这个险。

金沙澳门官网下载app ,值得一提的是,《天幕杀机》里有两场戏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蝙蝠侠》,一个是巴丹第一次出场,纵向最远处向邦德走来的一个长镜头处理,还有一个是巴丹带领手下冲击听证会的那场戏,这两处在场面调度,镜头设计上都和蝙蝠侠里的有些地方相似,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而为。

门德斯是次冒险,可惜错了。

最后,当巴丹在教堂死去,我身旁的女孩悄悄地问他的男友:”这就死啦?“,男友:”好象是。“——这就是矛盾的存在,节制的处理虽然更生活化,更真实,但是,依然要面临众口难调的问题,这个矛盾是动态的,这是一个永恒的挑战。

电影上映前的简介大致是这样的:MI6丢失了北约特工名单,上百名特工的生命危在旦夕。MI6总部遭到袭击,M遭人陷害,敌人神秘莫测,007临危受命!

从简介我们可以勾画出故事的轮廓:延续前2部电影的故事,这次量子集团潜伏在全世界政府高层的黑手要向MI6发难了。首先利用特工名单陷害MI6和M,再从肉体上消灭M和007,敌人空前强大而且有权有势,007逃脱追捕后在邦女郎的帮助下凭借简陋的装备一骑当千,消灭了MI5和CIA和摩萨德和联邦安全局和总参情报部的强大部队,一口气攻入唐宁街10号,一枪结束了詹姆斯卡梅伦罪恶的生命,保卫了M,保卫了女王,拯救了不列颠,万岁!

然后我们实际看到的剧情呢,是这样的:
(下面为剧透)
在影片开头,007因为工作失误被M抛弃了,原本打算金盆洗手,但是他知道M陷入危机,又马上跑回来工作了。而这次他的对手不是各国政府,不是跨国企业,不是环球情报集团,而是王宝强。

在007之前,M的手下爱将是王宝强(好吧是哈维尔巴登,但是我确实记得《老无所依》中他不是基佬,也没有恋母情结,身手更没这么差,您造型像黄渤就算了,身手怎么也像黄渤啊?)因为一次失误王宝强被M抛弃了,于是他发誓要报仇,要让自己变成M心里最重要的人。王宝强转行当了黑客,先是偷走北约特工名单吸引MI6来抓他,然后故意被抓,利用木马计把病毒送入了MI6系统,搞瘫了MI6,顺便追踪M的位置。

王宝强跟007说,你看我们都被那个坏女人抛弃了,你帮我把她杀了,然后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基友了。007当然拒绝了,他要保护M,因为MI6不可靠,于是他就把M带回自己老家“天幕”保护。

同学们,激动人心的时刻要到了,007系列最大的秘密就是詹姆斯邦德的过去啊,在皇家赌场我们知道他是个孤儿,所以一定有极端苦逼的过去,从他凌厉的行事风格推断,一定是被某个地下黑帮或者情报组织收养培养成杀手的,天幕,你听听这名字,绝对是个地下组织的老巢。

然后007开着车带M回到了天幕。

天幕是一个庄园的名字,这里有一片农田,有一个湖,有一幢美国独立战争时期留下的老房子,房子旁边有个家族墓园,里面有两块墓碑,汤玛斯韦恩和玛莎韦恩,那就是蝙蝠侠的父母。

剩下的你也猜到了,韦恩老宅因为韦恩企业破产,已经被拍卖了,只有老管家阿福还留守,不用说,老宅下面有个秘道,蝙蝠侠和阿福还有M就依托地形与来袭的王宝强一伙决一死战。邪不胜正,布鲁斯韦恩用一把蝙蝠镖结束了王宝强的生命,但是瑞秋不幸负伤,在跑完一个马拉松外加说了5分钟台词后,死在了蝙蝠侠的怀里。

看到这里,我留下了两行热泪——我要是不把门德斯给黑到死,我就不姓M。

© 本文版权归作者  md2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下载app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回归经典,天幕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