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宝品牌Pandora开始失色,潘多拉珠宝中国CEO换人

  导语:新鲜感开始减退,代购等灰色业务成为潘多拉在中国的最大敌人。(来源:时尚头条网)

€€随着新鲜感开始减退,潘多拉去年收入增长就开始放缓,并远逊2016年

一度让Tiffany睡不着的潘多拉开始失势,去年收入利润双双下滑

潘多拉首席执行官Anders Colding Friis 将于本月底下台

图片 1目前潘多拉正在积极采取措施抑制,尽量减少旗下产品通过别的渠道流入中国并在线上销售

作者 | 周惠宁

作者 | Yohanna

无时尚中文网2018年8月9日:三天前突发盈利预警并作出裁员的丹麦珠宝商Pandora A/S 潘多拉今天宣布,总裁兼首席执行官Anders Colding Friis 将于本月底下台,与此同时亦聘请了The Body Shop 前CEO 出任首席营运官。

  作者 | 周惠宁

一度跃升为行业增长最快品牌的Pandora潘多拉,也开始感受到新鲜感减退带来的压力。

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连续两年领跑的珠宝行业黑马潘多拉不得不开始正视自身存在的问题并采取行动。

Berenberg 分析师Zuzanna Pusz 表示鉴于外界急切期待该集团重组管理层,相信Anders Colding Friis 离职会被市场看作是积极信号。Pandora A/S 在本周二暴跌至四年半新低并蒸发了1/4的市值后,周四早盘曾经飙升10.5%,但升幅迅速收窄并倒跌。

  据女装日报消息,丹麦珠宝品牌Pandora潘多拉(PNDORA.CPH)上周五宣布任命Nike原大中华区直销部门主管Geena Tok为中国内地CEO,任命将于下月正式生效,上任后她将加大对代购等“灰色市场”的打击力度,向亚太地区总裁Kenneth Madsen汇报。此前,Geena Tok在Nike集团任职长达17年,拥有丰富的零售相关经验。

丹麦珠宝品牌Pandora今日发布2018财年第一季度财报,在截至3月31日的三个月内,其销售额下跌1%至51.2亿丹麦克朗约合8.19亿美元,按固定汇率计算则增长6%,但较去年同期9%的增幅已大幅放缓,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则同比下跌11.3%至16.67亿丹麦克朗,不及分析师预期的17亿丹麦克朗,毛利率为76.8%。

据丹麦珠宝品牌潘多拉Pandora周二发布的2018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数据,在截至12月31日的三个月内,潘多拉销售额同比下跌7%至78.9亿丹麦克朗,全年可比收入总额下滑4%至228亿丹麦克朗约合34.84亿美元,这意味着潘多拉4年来终止双位数的增长并录得销售下滑,EBITDA利润率为32.5%,净利润则大跌12.5%至50.4亿丹麦克朗。

自2012年利用自己一手带起的银饰潮席卷全球轻奢市场,Pandora A/S 潘多拉迅速成为业界和市场明星,在截至2016年底的五年间股价飙涨超过20倍,2016年5月Anders Colding Friis 上任14个月,股价更突破1,000丹麦克朗大关,但自此便随着增长放缓而逐步下行。

图片 2图为潘多拉最新任命的中国内地CEO Geena Tok

其中,Pandora 零售渠道销售额同比增长32%,占集团总收入的51%,其在亚洲市场销售额的增幅仅录得1%,占第一季度总销售额12%的中国市场增长进一步放缓。

显然,未能及时跟上市场趋势变化的潘多拉已开始掉队。2017财年,潘多拉销售额同比增长12%至227.8亿丹麦克朗约合37.9亿美元,较2016财年 21% 的增速大幅放缓,EBITDA利润率为37.3%。

2017年该集团在激进扩张和同行竞争加剧的背景下销售减速,按当地汇率计算的收入增速在近年来首次跌破20%,降至15%,美国及英国等重要市场零售客流下降、和中国消费者需求剧减也是表现趋软的重要原因。而最根本的是,串饰潮流已经冷却,该集团也难以再创造具有同样影响力的潮流,至少已经上市的新产品缺乏刺激销售增长的能力。最近有零售报告称,Pandora A/S 潘多拉今年推出的首个18-K 金产品系列Shine 无法取得消费者共鸣。

  自今年以来,潘多拉的业绩便开始走下坡路,受此影响该集团CEO Anders Colding Friis已递交辞呈,将于8月底离职,目前品牌正在寻找其接替者。The Body Shop原首席执行官Jeremy Schwartz将于9月出任品牌首席运营官,他将和集团CFO Anders Boyer代管相关事务,直到潘多拉找到新CEO为止。

€€图为Pandora第一季度主要业绩数据,点击大图查看更清晰

图为潘多拉2018财年主要业绩数据,点击图片查看更清晰

以产量计作为全球最大珠宝制造商的Pandora A/S 潘多拉在周一盘后宣布全年收入增长展望从既定的7%-10%大幅调低至4%-7%,并警告EBITDA 利润率只能达到32%,比此前预期调低了三个百分点。这是该集团自2011年以来的首个盈利预警。

  值得关注的是,这是潘多拉近年来最大的高层人事变动,与其主打产品销量下滑引起的业绩持续无起色有关。

€€图为Pandora第一季度主要业绩数据,点击大图查看更清晰

报告期内,潘多拉在包括、意大利、法国和德国等地区的EMEA市场收入增长3%至111.9丹麦克朗,北美市场收入则下跌4%至68.07亿丹麦克朗,在亚太市场的销售额虽减少1%至48.09亿丹麦克朗,但中国销售额继续大涨23.6%至19.69亿丹麦克朗约合20.3亿元人民币,主要得益于品牌在该地区新增的门店。

Anders Colding Friis 在今天的二季度财报中表示:“二季度表现不及我们期望,主要因为串饰类别和批发渠道比预期疲软。”期内占集团53%收入的串饰销售按当地汇率计算同比减少7%,从增长2%的一季度快速衰退,批发渠道更锐减27%,原因在于特许经营伙伴减低了存货水平。

  据时尚头条网数据,潘多拉第二季度收入与去年同期持平,录得48.2亿丹麦克朗,约合7.47亿美元,低于市场预期,折旧摊销前利润率为31.1%,不及去年同期的33.4%。

Charms系列依旧是潘多拉的主要产品,销售额同比上涨2%至28.54亿丹麦克朗,占总销售额的56%;

手镯类产品销售额则同比增长10%至8.91亿丹麦克朗,主要得益于期内品牌新推出的两款银制手镯,占总销售额的17%;

戒指类产品销售额同比上涨5%至7.36亿丹麦克朗,占总销售额的14%;

耳环类产品销售额同比增长16%至3.09亿丹麦克朗,占总销售额的6%;

项链与吊坠类产品销售额则大涨28%至3.25亿丹麦克朗,占总销售额的6%。

按品类分,最核心的Charms业务销售额同比下滑6%至121.26亿丹麦克朗,手镯业务销售额增长11%至43.93亿丹麦克朗,戒指业务销售额与上一年持平录得31.68亿丹麦克朗,耳环销售额增长5%至14.86亿丹麦克朗,项链和吊坠业务表现最出色,销售额大涨24%至16.33亿丹麦克朗。

集团称对中国和美国这两个关键市场采取的行动取得积极成效。中国同店销售在二季度恢复1%的轻微增长,比一季度销售下滑有所改善,期内集团增加对当地的推广投入,同时致力提高店内执行,加上过去一年净开设了55间概念门店,推动中国收入按当地汇率计算同比上涨29%,而一季度涨幅为16%。今年7月,Pandora A/S 潘多拉进一步宣布将中国产品定价评级下调15%以打击代购等灰色市场交易。

图片 3潘多拉原CEO Anders Colding Friis

€€图为Pandora第一季度主要业绩数据,点击大图查看更清晰

潘多拉由金匠Per Enevoldsen和其妻子Winnie于1982年在丹麦哥本哈根创立,后于2010年正式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逐渐成为Tiffany、周大福等珠宝行业巨头的威胁,目前已是全球销量第三大的珠宝品牌。

美国收入在撇除一次性因素也从一季度下跌8%改善至二季度增长4%,基本表现有所提高,整体同店销售按年上升3%。

  对于集团业绩的下滑,Anders Colding Friis曾坦承,主要受到了美国零售低迷和中国代购等灰色业务的影响,越来越多的品牌首饰通过灰色市场进口到中国并在网上进行销售,导致其产品在该地区的零售价平均下滑了15%,集团正在积极采取措施抑制,尽量减少旗下产品通过别的渠道流入中国。目前,潘多拉在中国拥有200多家门店,员工人数超 1400人。

包括中国与澳大利亚在内的亚太市场销售额增长较去年同期的125%大幅放缓至1%,录得11.59亿丹麦克朗,占总销售额的23%;

包括欧洲、中东和非洲在内的EMEA地区销售额则同比上涨16%至25.34亿丹麦克朗,占总销售额的50%;

美洲地区销售额受品牌退换货政策变化产生的负面影响,同比下跌4%至14.22亿丹麦克朗,占总销售额的28%。

目前潘多拉最主要的销售渠道为直营零售,去年全年该渠道销售额同比大涨32%至128.95亿丹麦克朗,占总收入的57%,品牌在批发渠道的销售额则大跌25%至86.33亿丹麦克朗,占总收入的38%,许可经营渠道销售额下滑16%至12.78亿丹麦克朗,占总收入的6%。

二季度中国市场刺激亚太地区的收入增长一季度的1%提速至11%,美洲也在美国支持下实现6%的上涨,而一季度下跌4%。最大市场欧洲则受到英国和意大利的拖累增长显著放缓,增幅从一季度的16%下降到8%。

  潘多拉由代理商于2009年引入中国市场,但官方正式引进中国市场是在2015年。进入中国后,潘多拉在北京、上海女性群体中的认知度增长了53%,一度成功拉拢中国年轻消费者获得快速增长,该品牌已于去年正式入驻天猫旗舰店,不过未透露单独的电商销售占比数据。

截至第四季度末,Pandora去年净增加 308 家新的门店。

截至报告期末,潘多拉在全球共有7700个销售点,在中国、欧洲南部和拉丁美洲等市场新增了259家概念店,并关闭了325个其它销售点。

集团整体收入按年微跌0.1%至48.19亿丹麦克朗,按当地汇率计算则有4%的增长,不及一季度的6%,同店销售跌幅则从此前一季的5%缩窄至1%。EBITDA 利润率仅为31.1%,较去年同期33.4%下降230个基点。

  另外,基数高也是造成该季度潘多拉在中国市场增长乏力的原因之一。不过随着市场逐渐饱和,去年品牌在中国市场的扩张速度已趋于平稳。据时尚头条网数据,潘多拉去年在中国市场的第一季度销售额暴涨125%至6254万美元,与今年的颓势形成巨大落差。

对于Pandora第一季度的业绩表现,首席执行官Anders Colding Friis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中国市场的销售低迷主要受到了代购等灰色业务的影响,目前集团正在积极采取措施抑制,尽量减少旗下产品通过别的渠道流入中国并在线上销售。

尽管潘多拉在过去四年的年销售额均实现了两位数增长,利润平均保持高双位数增长,但其业绩自去年第一季度开始却不断下滑,受此影响该集团CEO Anders Colding Friis已于8月底离职,品牌事务现主要由来自The Body Shop的首席运营官Jeremy Schwartz和首席财务官Anders Boyer代管,直到潘多拉找到新CEO为止。

本周初该集团已经宣布裁减全球2.7万员工当中的397个职位,超过一半的裁员会集中在泰国制造业务,该集团计划利用成本削减措施达到从2019年开始每年减轻1.5亿丹麦克朗开支的目标。

图片 4

Pandora由代理商于2009年引入中国市场,但官方正式引进中国市场是在2015年。有数据显示,Pandora自进入中国后,在北京、上海女性群体中的认知度增长了53%,一度成功拉拢中国年轻消费者获得快速增长,该品牌已于去年正式入驻天猫旗舰店,不过未透露单独的电商销售占比数据。

Jeremy Schwartz在财报中坦承,2018财年潘多拉的业绩令人失望,在对目前的处境和面临的挑战进行透彻分析后,他发现潘多拉现阶段主要存在四个问题,品牌知名度高却缺乏明确的定位、产品失去新鲜感、过度促销,以及经营结构的分散导致执行效率低下。

Anders Colding Friis 在今年一月的资本市场日上,根据放缓的趋势提出了更“实际”的中期业绩目标€€€€未来五年收入年均增幅介于7%-10%且EBITDA 利润率维持在35%的水平。他当时指出集团发展已经成熟,不能再指望取得过去几年的高速增长。

  就在潘多拉业绩遭遇瓶颈之际,一度被挤下神坛的Tiffany却通过产品革新重返年轻消费者市场。在新首席执行官Alessandro Bigliolo和创意总监Reed Krakoff的带领下,Tiffany业绩开始复苏。

另外,基数高也是造成该季度Pandora在中国市场增长乏力的原因之一。不过随着市场逐渐饱和,去年品牌在中国市场的扩张速度已趋于平稳。据时尚头条网数据,Pandora去年在中国市场的第一季度销售额暴涨125%至6254万美元,与今年的颓势形成巨大落差。为刺激中国市场可比销售额恢复增长,Anders Colding Friis称未来Pandora将加大对营销的投入。

为尽快挽回失去的市场份额和消费者,潘多拉特别制定了为期两年的“NOW计划”。该计划主要分为四个部分,首先潘多拉将加大对数字化渠道和营销的投资,提高自身与消费者的相关性及互动性,以更好地了解消费者对购物体验的需求,并对市场变化作出及时反应。

今天他在财报中表示仍然相信2022年中期,但“我们已经认识到集团对新产品的反应速度过于乐观……新产品并对串饰类别未起到带动作用……过渡期会比以前更长。”

  在截至4月30日的三个月内,Tiffany销售额同比大涨15%至10亿美元,同店销售增幅达10%,包括婚礼首饰在内的所有产品类别在全球各地区均录得增长,净利润则同比大涨53%至1.423亿美元,超过分析师预期。

期内,Pandora在英国和美国市场的销售表现则受到近期地缘政治经济动荡影响,分别录得持平与下跌8%的表现。

据悉,潘多拉正在对现有的电商官网进行改进,包括导航系统和产品描述及图像等,全新版面将改变消费者对品牌的认知,部分美国门店已开始试水全渠道模式,未来将逐步推广至其它门店。与此同时,潘多拉还在开发新概念门店,最快将于今年年底前投入使用。

经过过去几年全球高速扩张后,该集团现在仍继续寻求通过扩大实体规模刺激业绩,周一宣布把概念门店全年净增数量提高至250间,比原计划增加50店。Anders Colding Friis 的决定迅速被分析师的口水淹没。

  而在2017财年第一季度,Tiffany净利润仅录得6.2%的增幅,销售额更是出现增长停滞,同店销售则同比下滑3%,这意味着Tiffany正逐渐夺回流失的市场份额。其中,Tiffany在亚太地区的销售额在大中华区业绩的推动下录得显著增幅,同比大涨28%至3.29亿美元,其次为日本,该地区的销售额大涨17%至1.51亿美元,欧洲地区销售额同比增长13%至1.07亿美元,北美地区销售额则增长9%至4.25亿美元。

Anders Colding Friis早前坦承,开发产品组合仍然是集团重点,由于在渗透率较高的市场缺乏新鲜度,集团已经面临一些挑战,“我们的设计中有太多的重复。在美国等市场,我们希望为消费者提供更多创新且有趣的产品。”

潘多拉最核心的Charms业务已失去增长动力

截至6月30日,Pandora A/S 潘多拉在全球设有2,548间概念门店,比去年同期净增282店,其它销售点则净减少255个,减至5,234个。

  虽然潘多拉与Tiffany并非同价格区间的品牌,但二者不可避免会在年轻消费者这一细分市场相遇对抗。而真正能和潘多拉相提并论的还有那些质地不同、但价格相近的品牌,例如来自摩纳哥的APM Monaco,该品牌的风格年轻时尚,材质也多以银配合水钻、珍珠等镶嵌为主,定价在800至2500人民币之间。同时,来自香港的传统珠宝品牌周大福、谢瑞麟、周生生和六福集团的营业额也得益于香港零售市场的回暖而加速复苏。

因此,在第一季度内Pandora共推出了150款新产品,并计划在今年剩余时间再新增500款产品。据悉,Pandora于今年3月新推出的镀金系列“Shine”的产品已收到积极的市场反馈,但Anders Colding Friis拒绝提供具体数据。

其次,潘多拉计划通过强调其产品的独特性来提升自身对消费者的吸引力。早在2017年,潘多拉就已对其产品团队进行了调整,包括建立一个新的设计团队,缩短开发周期。鉴于手镯产品销售表现呈积极的上升趋势,潘多拉今年将推出一个新的系列,并提供在线手镯定制服务,旨在引起更多年轻消费者的关注。

RBC Capital Markets LLC 加皇资本市场分析师Piral Dadhania 指出,该集团在零售充满挑战的环境下继续采取收回特许经营权和加速开店的策略令人困惑。他认为该集团所面对的问题日益增加,而且问题属于结构性而非周期性。

  有观点认为,对于潘多拉这样的轻奢珠宝品牌而言,中国是一个不可失去的重要市场,特别是在美国和英国零售陷入低迷的时候。

€€图为Pandora新推出的Shine系列

与此同时,潘多拉计划裁员约400人,其中包括200名身在泰国的员工,尽可能地减少不必要的开支,以为“NOW计划”提供支持,加速业绩复苏。2018年,潘多拉在员工方面的开支同比增长13.4%至45.41亿丹麦克朗。据该集团预计,2019年其目标是削减约6亿丹麦克朗的经营成本,到2020年底将节省约12亿丹麦克朗。

54岁的Anders Colding Friis 在接受彭博电视访问时,称对“我们为Pandora 所做的事情没有太多遗憾”。丹麦高级视听品牌Bang & Olufsen A/S 铂傲在本周二宣布将提名Anders Colding Friis加入董事会。

  咨询公司麦肯锡在《“双击”中国消费者》年度报告中指出,2018年全球时尚行业将延续两极化的趋势,轻奢领域增速显著,中国消费者的时尚消费增幅将在未来五年内达6%至7%。

据统计,Pandora在2016年平均每天的产量已高达33.4万件,但集团认为仍有增长的潜力。Pandora首席创意官Stephen Fairchild表示,品牌希望改变目前以Charms串珠系列占比达75%的销售结构,力求实现Charms与其他珠宝品类五五分的多元化均衡发展。为了实现这一目标,Pandora于去年在泰国投资2.863亿美元用于扩大生产项链、戒指等其他产品。

为提升集团的运营效率,潘多拉在对组织结构和运营模式进行评估后,制定了新的架构,首席创意和品牌官Stephen Fairchild将全权负责品牌的产品和营销事务,减少不必要的沟通成本。潘多拉还将建立全球端到端的产品系统,以优化线下门店产品的分类和库存,以刺激全价产品的销售,并通过有针对性的视觉营销提升实体门店的客流量。

Pandora A/S 潘多拉在今天的新闻稿中,表示董事会仍然全力支持2022年策略,也认识到执行得力的重要性,因此在寻找新CEO 的同时,任命此前四年半担任The Body Shop 前首席执行官的Jeremy Schwartz 为首席营运官,他与首席财务官Anders Boyer 将在CEO 真空期共同负责集团的经营。

  另据贝恩联合意大利奢侈品协会发布的《全球奢侈品市场监控报告 2018年春季版》显示,今年全球个人奢侈品市场销售收入同比增长6%至8%,达到2760亿至2810亿欧元,配饰、珠宝、美妆三个品类将成为推动增长的关键力量,增幅预计分别为7%、7%和6%。

尽管奢侈品和珠宝消费近几年来的表现一直疲软,但Pandora在过去四年的年销售额均实现了两位数增长,利润平均保持高双位数增长,该集团于2010年正式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逐渐成长为Tiffany、周大福等珠宝品牌中的最大一匹黑马,目前已是全球销量第三大的珠宝品牌。

从2019年起,潘多拉计划按照统一的时间表在全球进行促销和假日季活动,无缝衔接地发布新系列产品,以最大化每一次活动的绩效。为加快业务审查节奏,潘多拉还将把数据和报告全球标准化,并把激励计划与股东价值结合起来。

集团主席Peder Tuborgh 指出新CEO 需要修复Pandora A/S 潘多拉与股票市场的关系。DNB Markets 分析师Ole Martin Westgaard 认为Anders Colding Friis 辞职已经为挽回投资者信心踏出第一步。新CEO 亦需要加强与投资者在前景、业绩和目标等方面的沟通,更重要的是减慢新店扩大的步伐,并持续投资电子商务。

  据悉,除中国市场外,潘多拉下一个重点发展的目标为印度,计划在未来三年内在印度新增50家门店,并已于去年出价1.1亿欧元回收品牌在西班牙市场的分销业务,正式进军该地区市场,同时还回收了其位于比利时与南非等地区的分销权。

该集团在财报中透露,Pandora目前一直在进行全球化扩张,下一个重点发展的目标为印度市场,计划在未来三年内在印度新增50家门店,并已于去年出价1.1亿欧元回收品牌在西班牙市场的分销业务,正式进军该地区市场,同时还回收了其位于比利时与南非等地区的分销权。

Jeremy Schwartz预计,此次重组成本为25亿丹麦克朗约合382亿美元,受此影响品牌未来两年的收入会继续下滑,其中2019财年的有机收入跌幅约在3%至7%之间。

Pandora A/S 在周四盘中大幅震荡,波幅介于-3.7%至10.5%,盘中急跌是因为部分分析师认为本周的盈警证明该集团的中期目标太过乐观。该股在午盘重新上升7.6%至367.5丹麦克朗,该股在周二一度重挫25.8%至319丹麦克朗,截至周三收市已经在2018年下挫了48.9%。

  今年年初,Anders Colding Friis曾试图对潘多拉的战略目标作出调整,一定程度上放缓扩了张速度。在离职消息传出后,Anders Colding Friis在采访中表示他对于品牌的发展现状“有点过于乐观”,但认为自己已经尽力了,没有太多遗憾。

与此同时,Pandora于今年初新设立了全球电商部门,并任命曾在麦肯锡和波士顿咨询工作的Karl Walsh 为负责人,以同步扩张品牌的在线市场。Anders Colding Friis表示,新部门成立后,将有利于拉近品牌与全球 100 多个地区消费者的距离,加强与不同市场间的合作,从而促进品牌电商业务加速增长。

Anders Boyer则透露,潘多拉在2018财年向股东返还了59亿丹麦克朗,2019年会继续向股东返还大量现金。为进一步证明集团对未来业绩充满信心,潘多拉于去年宣布启动为期一年40亿丹麦克朗股票回购计划。

€€Michael Kors提高定位渐入佳境

  Berenberg分析师Zuzanna Pusz在一份报告中表示,Anders Colding Friis的离职背后是投资人的尖锐批评,潘多拉的管理团队亟需重新洗牌。

鉴于期内集团业绩增长的大幅放缓,Pandora预计2018财年收入增幅约为6%至7%,计划新增200家门店,将有一半位于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另外25%位于美洲,其余25%则位于亚太地区。

值得关注的是,潘多拉于去年底任命Nike原大中华区直销部门主管Geena Tok为中国内地CEO,以更好地打击代购等“灰色业务”,把控中国市场。除中国市场外,印度也是潘多拉新的发展重心,品牌计划在未来三年内在印度新增50家门店。

€€那个曾经很火的珠宝品牌潘多拉 崩盘了

  另有业界人士指出,潘多拉在美国和中国的走红存在许多共性,既无高端原料背书,也没有上百年的品牌故事,而是靠营销取胜,相比Cartier、Tiffany等竞争对手,名人效应的匮乏以及奢侈基因的空洞,都令它要时刻保持着危机感。

财报发布后,Pandora股价应声急挫8.91%至每股605丹麦克朗,目前市值约为664亿丹麦克朗,约合106亿美元。

有观点认为,对于潘多拉这样的轻奢珠宝品牌而言,无论中国还是印度,都是不可失去的重要市场,特别是在美国和英国零售陷入低迷的时候。咨询公司麦肯锡在《“双击”中国消费者》年度报告中指出,2018年全球时尚行业延续两极化的趋势,轻奢领域增速显著,中国消费者的时尚消费增幅将在未来五年内达6%至7%。

€€奢侈品卖得太好了!13个海港城=全香港零售额

  不过,潘多拉能否通过此次洗牌延长自己的黄金时期仍有待市场检验,没人能够预测,毕竟这是一个以多变的年轻人为主导的消费时代。

24小时滚动报道 时尚新闻 最先知道

另有业界人士表示,潘多拉在美国和中国的走红存在许多共性,既无高端原料背书,也没有上百年的品牌故事,而是靠营销取胜,相比Cartier、Tiffany等竞争对手,名人效应的匮乏以及奢侈基因的空洞,都令它要时刻保持着危机感。

€€实在没办法 真维斯内地业务8亿港元卖身大股东

  由于第二季度业绩不及预期,潘多拉下调其全年销售额增幅为4%至7%,折旧摊销前利润率为32%,并透露今年将新开250家店,其中有2/3为直营零售门店。为进一步节省运营成本,改善集团盈利能力,潘多拉还计划裁员约400人,其中包括200名身在泰国的员工。

€€大家也在看

不过在投资者看来,潘多拉的“NOW计划”或许是一剂良药,有助于帮助品牌回到正轨。RBC分析师Piral Dadhania表示,潘多拉所发现的问题以及制定的策略在他们看来都是正确的,但全球时尚零售时刻充满变数,潘多拉能否通过此次洗牌重返高峰仍有待市场检验。

€€粉丝一年涨12倍 Champion誓要做潮牌

  自今年以来,潘多拉集团(PNDORA.CPH)股价累积下跌43%至每股392.8丹麦克朗,目前市值约为427亿丹麦克朗,约合66.5亿美元。

新鲜感开始减退,珠宝品牌潘多拉去年收入增长远逊2016年

截至周二收盘,潘多拉股价大涨17.63%至335.6丹麦克朗,市值约为369亿丹麦克朗约合380亿元人民币,比股价峰值时已缩水至少50%。

€€Prada终于意识到广告比设计重要”

Tiffany的焦虑:越来越多年轻人不买婚礼类珠宝

独家分析评论

€€粉丝营销助攻男€€设计师品牌卡宾中期大赚逾亿元

谁是潘多拉珠宝的敌人?

潘多拉的“魔盒”失效了?运用快时尚模式,拥有超过700种独特的手镯和吊饰款式的潘多拉配搭效果层出不穷,一度让女性消费者买上瘾

€€Gucci 奇迹终结 Kering股价狂跌

你离洞察时尚的距离只差一个APP

182岁的Tiffany如何征服年轻消费者?自创立以来Tiffany通过不断创新演变成为奢侈珠宝行业中的佼佼者,其用于装载各式产品的 Tiffany Blue Box被称史上最成功的颜色营销

€€专心从政 伊万卡€€特朗普结束同名时尚品牌

长按二维码免费下载

“真假”钻石的战争在严格垄断钻石行业150年后,全球最大钻石供应商、作为天然钻石拥趸的De Beers戴比尔斯集团首次面临外部威胁

€€Nike为7500人涨工资 要全球、男女同工同酬

品牌应当如何吸引“待掘金矿”Z世代?随着千禧一代逐渐老去,新登场的 Z世代正在影响品牌对营销策略作出新的调整。品牌年轻化已成为伪命题。“哪家企业赢得了下一代年轻人,就会长期获得增长

【关于无时尚中文网】

中国消费者还能撑得起奢侈品牌的野心吗?相比于欧美消费者,中国消费者将更多比例的收入用于购买奢侈品,这种消费习惯增加了奢侈品在中国增长的不确定性

*无时尚中文网是中国专业、领先的奢侈品行业研究、时装零售和投资分析网站;是最完整全面的时尚行业信息数据提供商;品牌咨询服务商。

你离洞察时尚的距离只差一个APP

长按二维码免费下载点击阅读原文,时尚头条App安卓版开放下载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下载app发布于时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珠宝品牌Pandora开始失色,潘多拉珠宝中国CEO换人